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当代散文   
[0] 评论[0] 编辑

金庸《漫谈世界名著》(5)

 金庸:大仲马另一部杰作《三剑客》(Les Trois Mousquetaires),中国有伍光建非常精彩的译本,书名作《侠隐记》,直到今天,我仍觉得译得极好。我有时想,如果由我来重译,一定不会比伍先生译本更好。(笑) 《三剑客》像一本中国古典小说 池田:谈到翻译,牧口先生在本世纪初所著的教育论在八年前被译成英文,引起了反响。对于教育的关心全世界都是共同的,学说可以超越时代而被一代代人所阅读。拙著被翻译成其他文字时,我曾十分惶恐。与汤恩比博士的对话集《展望二十一世纪》,在全世界被译成二十一种文字,各地都有意想不到的读者说读过这本书,我因此十分感谢“翻译”这件工作。不管怎样,一部作品跨越了语言、国界而令读者喜爱。为此,作品的完成是在“翻译”中比原来变得更丰富,“翻译”本身也有生命力。

  金庸:不过此书的续集《继侠隐记》,译笔似就不及正集,或者伍先生译者此书时正逢极忙, 或者正集既获大成功, 译续集时便不如过去之用心了。(笑)

  池田:先生您对《三剑客》给予很高评价。因而对续编也就十分期待,不免有不足之感了。

  金庸:《侠隐记》一书对我一生影响极大,我之写武侠小说,可说是受了此书的启发。法国政府授我骑士团荣誉勋章时,法国驻香港总领事Gilles Chouraqui先生在赞词中称誉我是“中国的大仲马”。我感到十分欣喜,虽然是殊不敢当,但我所写的小说,的确是追随于大仲马的风格。在所有中外作家中,我最喜欢的的确是大仲马,而且是以十二三岁时开始喜欢,直到如今,从不变心。

  池田:说到《三剑客》中的人物,我在少年时所读到的“少年版”《世界文学全集》中,对“不笑的亚岛士”、“披着红色斗篷的颇图斯”、“美男子阿拉密” 等名字一说就想起来,真是令人怀念。那时可是看得手心出汗,想一下子把它读完啊。

  金庸:这部书和电影常称为《三剑客》,其实正确说是《三个火枪手》,不过当时法国在战争中虽已使用火枪,武人平时动手却仍使剑,而且书中所述,全是使剑,只顾极少的场合中用火枪,主角却是另一个剑客达太安,实际是“四剑客”。

  池田:就内容来说,您觉得《三剑客》的魅力在哪一方面?

  金庸:此书量大的吸引力不在惊险刺激、情节奇诡,而在人物性格的生动。在这四个年轻人中,您最推重哪一位?是达太安呢?还是另外的人呢?

  池田:哪一个呢?我想是亚岛士最有魅力。在四个人中,他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书中这样描写他:“(达太安)对这个亚岛士,从心底里被他吸引。他的禀赋,与那种故意掩盖在云层里却时闪露的光芒,那种并非任何人易于亲近的不群气质,辛辣而带阳刚气……这些优秀的性格赢得了达太安的尊敬,这种从心底里升起的敬佩,已超越了友情。”他是一个智勇兼备、带有多方面优秀气质而具有魅力的人物呢!

  金庸:确实可谓是一个德才兼备的伟丈夫。

  池田:譬如,亚岛士曾对忧虑前途的达太安这样说道:“人生又是由不愉快的障碍和灾难的珠子串在一起的。能一边笑着,一边把这些串在一起的灾难捻着的人就是一个哲人。”这是句出色的台词,他不仅仅是喜爱冒险和剑术的年轻人,使人感到他是一个悠然面对人生风暴和惊涛骇浪,意气风发,昂首挺进的“哲人”。

  金庸:全书风格不像西方小说而似乎是一部传统的中国小说。达太安机智火爆、勇不可当,有如《三国演义》中常山赵子龙;颇图斯肥胖大力、脑筋不大灵,颇似张飞、李逵;亚岛士品格高尚、潇洒儒雅,是周瑜与小李广花荣的合并,是最令人佩服的人物;阿拉密神神秘秘、诡计多端,有点像《七侠五义》中的黑妖狐智化。

  池田:将亚岛士比喻为“周瑜加花荣”,不如将他比作《三国演义》的关羽,你看是否捧得太高呢?

  金庸:我喜欢和崇敬亚岛士更甚,他比关羽更加真实,更有侠气。在第二部续集《勃拉才隆子爵》中,亚岛士对付国王路易十四的态度更加令人心折。这四侠聚在一起,纵酒高歌,驰马拔剑,再加上一个艳如桃李、毒逾蛇蝎的美女密拉蒂,在法国国王的宫廷中穿插来去,欲不好看,其可得乎? 《三剑客》教我怎样活用历史 池田:《三剑客》的魅力在于人物性格的多姿多采,所以广为人所欢迎。其实,人生之剧不也如此吗?要是都是同样禀性的人聚在一起,而且是让人一眼就看穿的情节,就不怎么有趣了。户田先生就曾指摘过:提用人才之际,有搭配之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等于三、四或五。那才是人间世界的有趣之处。气质相同的人聚在一起实在没趣,当然也成不了大事。您的小说以巧妙描写人物而著名,这一点是否也受到《三剑客》的影响呢?

  金庸:《三剑客》并没有教我写人物。我写人物,是从中国的古典小说学习的。《三剑客》教了我怎样活用历史故事。

  池田:除了大仲马和中国古典小说,您还受到哪些作家和作品的影响?

  金庸:我另一个重要的师传,是英国的司各特爵士。就文学价值来说,一般都认为司各特较高,然而大仲马最精彩的几部作品,比司各特最精彩的作品好看最多。

  池田:司各特的作品中,我读过《艾凡赫》(金庸按:中国译作《撒克逊劫后英雄略》),想来还是大仲马的作品好看一些。也许是我信口开河。(笑)

  金庸:池田先生在文学在创作上多写诗,不写虚构故事的小说。青年时读《三剑客》,相信感受和我不同,多半是佩服四位剑客在奉命执行一件任务时全力以赴、坚毅不屈的精神,不知我的猜想对不对。

  池田:对于青年的“年轻”、“健康”、“翩翩风度”等特点,确实是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说到另一点比较难忘的是,我对利修留这个人物颇感兴趣,正如您所知道的,他是构筑近代法国的大宰相。他是深谙权术的老练政治家,带有复杂性格只是他的一半,其实是对“私”甚少顾及的“无私之人”,特别是对于人才的爱惜,堪称是出类拔萃。《三剑客》的最后部分,利修留对杀死了自己下属密拉蒂的达太安并没有处罚,反而将他提拔为火枪队的副队长。为政者必须有大度量,对于敌方的人才也以深深的爱心赏识之,就如《三国演义》的曹操。将小说中的人物与历史人物比较而读,是读书的乐趣之一啊!好的作品,会使读者张开想像的翅膀尽情地飞翔。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金庸《漫谈世界名著》(4)    下一篇 金庸《鲁迅:在灵魂深处唤醒民众的作家》(1)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