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秦汉散文   
[0] 评论[0] 编辑

《史记·列传·李将军列传》顷之,家居数岁

原文
  顷之,家居数岁。广家与故颖阴侯孙屏野居蓝田南山中射猎(1)。尝夜从一骑出,从人田间饮。还至霸陵亭,霸陵尉醉,呵止广(2)。广骑曰:“故李将军。”尉曰:“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乃故也!”止广宿亭下。居无何(3),匈奴入杀辽西太守,败韩将军(4),后韩将军徙右北平(5)。于是天子乃召拜广为右北平太守。广即请霸陵尉与俱,至军而斩之。

    广居右北平,匈奴闻之,号曰“汉之飞将军”,避之数岁,不敢入右北平。
  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6),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广所居郡闻有虎,尝自射之。及居右北平射虎,虎腾伤广,广亦竟射杀之。
  广廉,得赏赐辄分其麾下(7),饮食与士共之。终广之身,为二千石四十余年(8),家无余财,终不言家产事。广为人长,猿臂(9),其善射亦天性也,虽其子孙他人学者,莫能及广。广讷口少言(10),与人居则画地为军陈,射阔狭以饮(11)。专以射为戏,竟死。广之将兵,乏绝之处(12),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宽缓不苛,士以此爱乐为用。其射,见敌急(13),非在数十步之内,度不中不发,发即应弦而倒。用此(14),其将兵数困辱,其射猛兽亦为所伤云。

注释
  (1)颍阴侯孙:指颍阴侯灌婴之孙灌强。屏野:退隐田野。屏:隐居。 
  (2)呵:大声喝斥。 
  (3)居无何:过了不久。 
  (4)韩将军(安国)兵败事,详见卷一百八《韩长孺列传》。 
  (5)有的版本此句下有“死”字。 
  (6)镞:箭头。 
  (7)辄:总是,就。麾下:部下。 
  (8)为二千石:做年俸二千石这一级的官。汉代的郡守、郎中令等都属于这个等级。 
  (9)猿臂:传说有一种通臂猿,左右两臂在肩部相通,可自由伸缩。这里是形容李广的两臂像猿那样长而且灵活。 
  (10)讷口:说话迟钝,口拙。 
  (11)阔狭:指上句所说在地上画的军阵图中,有的行列宽,有的行列窄。这句的意思是,比赛射军阵图,射中窄的行列为胜,射中宽的行列及不中都为负,负者罚酒。 
  (12)乏绝:指缺水断粮。 
  (13)急:逼近。 
  (14)用此:因此。

译文
  转眼间,李广在家已闲居数年,李广家和已故颖阴侯灌婴的孙子灌强一起隐居在兰田,常到南山中打猎。曾在一天夜里带着一名骑马的随从外出,和别人一起在田野间饮酒。回来时走到霸陵亭,霸陵尉喝醉了,大声喝斥,禁止李广通行。李广的随从说:“这是前任李将军。”亭尉说:“现任将军尚且不许通行,何况是前任呢!”便扣留了李广,让他停宿在霸陵亭下。没过多久,匈奴入侵杀死辽西太守,打败了韩将军(韩安国),韩将军迁调右北平。于是天子就召见李广,任他为右北平太守。李广随即请求派霸陵尉一起赴任,到了军中就把他杀了。

    李广驻守右北平,匈奴听说后,称他为“汉朝的飞将军”,躲避他好几年,不敢入侵右北平。

    李广外出打猎,看见草里的一块石头,以为是老虎就向它射去,射中了石头,箭头都射进去了,过去一看,原来是石头。接着重新再射,始终不能再射进石头了。李广驻守过各郡,听说有老虎,常常亲自去射杀。到驻守右北平时,一次射虎,老虎跳起来伤了李广,李广也终于射死了老虎。

    李广为官清廉,得到赏赐就分给他的部下,饮食总与士兵在一起。李广一生到死,做二千石俸禄的官共四十多年,家中没有多余的财物,始终也不谈及家产方面的事。李广身材高大,两臂如猿,他善于射箭也是天赋,即便是他的子孙或外人向他学习,也没人能赶上他。李广语言迟钝,说话不多,与别人在一起就在地上画军阵,然后比射箭,按射中较密集的行列还是较宽疏的行列来定罚谁喝酒。他专门以射箭为消遣,一直到死。李广带兵,遇到缺粮断水的地方,见到水,士兵还没有完全喝到水,李广不去靠近水;士兵还没有完全吃上饭,李广一口饭也不尝。李广对士兵宽厚和缓不苛刻,士兵因此爱戴他,乐于为他所用。李广射箭的方法是,看见敌人逼近,如果不在数十步之内,估计射不中,就不发射。只要一发射,敌人立即随弓弦之声倒地。因此他领兵有几次被困受辱,射猛兽也曾被猛兽所伤。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