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明代名人   
[0] 评论[0] 编辑

吴山:明代进士 翰林院编修

      吴山,字曰静,号筠泉。高安城区的筠泉路就是以吴山的号命名的。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进士及弟(探花),翰林院编修,官至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吴山身居高位,却从不许子穿着绮罗绸缎在别人面前炫耀。有一次,他的儿子换上一身印有彩色花纹的丝织服装去书院参加考试。吴山心里很不高兴,训斥道:“考试是检查你的学问,又不是品评你的衣着!”硬是逼着儿子换上青衣小帽去赶考。

      吴山次子好骑马游玩,不务学业,嘉靖年间,吴山听说次子将受到皇帝的荫封,立即上书自题曰:“臣次子不才,不可以荫,愿移封一代。”婉言谢绝了儿子的进身机会。

      吴山为人方正有度,不苟诡随,太师严嵩(分宜人)起初想以同乡关系拉拢吴山,继而又托大学士李本为媒,欲与之结为姻亲,都被吴山托辞谢绝,从此,严嵩十分忌恨吴山,而吴山却守正自若,绝不以同乡相附。

      吴山任礼部尚书,国家的实录大典,诸大制作,多其删润,政绩显著,世宗欲擢升他入内阁,可是,严嵩父子专权国政,从中作梗。吴山的儿子闻之,以告曰:“圣意已决,但诣分宜(严嵩)一揖,即宣麻下矣。”吴山听罢,不为所动,反而训斥道:“竖子!何知吾能以一揖博宰相乎?”事遂中沮。严世蕃力胁公卿,惟独不敢奈何吴山。

      嘉靖四十年(公元1561年)二月初一,日食好将发生,吴山督促历官准备行祭天大礼,而历官却说:“日食不见,即同不食”。严嵩得知此话,正中下怀,竟说这是天意的安排,皇上的洪福,急忙催促礼部向皇帝奏贺,可就在这时,日食出现了,吴山仰脸望天,气愤地说:“日方亏,将谁欺耶?”吴山坚持不说假话,拒绝向皇帝奏贺,严嵩恼羞成怒,对吴山恶语中伤,吴山因此而罢官归家。

      吴山回归故里,异常朴素,无惊于俗,依然住进那低矮潮湿的旧居,族人很不过意,就出面为他建造新房,新房后堂地基缺一角,属他人地,吴山愿出重金求购,主人不肯,只许以天井石上寄一檐柱。新居落成,终有一磉不垫地。

      穆宗即位,欲起用吴山,而他坚辞不拜,并表示要始终如一地保持他的操行,决不能随便的更改他的严正态度,即使不做官也毫不遗憾。从此,他急居不仕。吴山著作有《治河通考》十卷,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年)重新刊印,有他的曾孙吴士颜写的序略。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忽然心动》(5)    下一篇 《忽然心动》(6)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