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开国将军故事   
[0] 评论[0] 编辑

欧阳平将军回忆毛泽东同志关心干部成长

      “奋斗到底”四个大字,是毛泽东主席于1938年8月9日,在延安给我的题词。五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珍藏在身边,每每看到毛主席的题词,就想起几十年来,毛泽东主席对我们广大干部的谆谆教导。那种感人肺腑的情景,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1928年7、8月间,抗日军政大学六大队(又名八路军随营学校)由洛川开赴延安参加抗大学生毕业典礼。到延安住下后,张正光同志邀安征夫和我去毛主席住处看望毛主席,听他的教诲。我和安都提出毛主席工作那样忙,是否会接见的问题。张说,听人讲毛主席很喜欢青年人到他那里玩耍、谈话,差不多每天都有人去,外面(国统区和区沦陷)来的学生去的较多,部队来的学员也有去的,到那里只要通个报,主席就会让你进去。毛主席在长征路上和在大会上作报告,我曾见过他多次,但是还没有当面谈过话,聆听他的教诲。我想,若能受到毛主席的接见,那该有多好啊!

  这一天,我们三人果然去了,来到城内凤凰山下,在崖石下有几眼窑洞,毛主席就住在里面。经过卫兵通报,一会儿警卫员就来通知说:“主席请你们进去。”我们往里面走,看见几个青年面带笑容地向外走去,无疑他们刚被接见。我们向毛主席敬过礼后,他叫我们坐下,一一问过我们的姓名和职务。此时警卫员给我们端来了茶水,一面喝茶,一面谈起来了。凑巧我们三人都是22岁的青年,又都是长征来的。张正光是大队政治处主任,主席先向他问了一些问题,主席还不时地插话,有的问题问得很具体,如学员伙食怎样?能不能吃饱?每人每天能吃几钱油?每周能不能吃上一二次肉?主席说,做政治工作的也要注意这些生活问题。关心青年的健康。这些知识青年为了抗日救亡,向往共产党,冒着风险来到边区,来到抗大学习,就要保证他们学到东西,学到抗战的本领。一定要把党的团结争取知识分子的方针政策执行好。他又问在学生中发展党员多不多。张回答,每个中队大约都发展了半数以上的人。主席说,这很好,党的发展就要大胆向知识分子开门。毛主席问到宣传股长安征夫时.安说过去在红四方面军当文书,高小毕业也算什么知识分子,差点被张国焘杀了。“不能容下知识分子,很危险!”毛主席这样说。接着,毛主席又问我:“你当政治教员讲什么课?读过几年书?”我回答:“讲《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在家上过二年半学,又种田又当学,读过几本书也忘得差不多了。幸好,当红军后才多识几个宇,能看书,看报。现在能讲课,主要靠现炒现卖,开好教育准备会上台讲课。现在的学员都是知识分子,讲课要比过去难得多。”毛主席鼓励我说:“敢给知识分子上政治课,你可算工农干部知识化了呀!我们就是要提倡工农干部知识化。你们都年轻,要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学习革命理论,学习军事,应当起模范作用。”

  我们跟主席谈话很随便,没有拘束。毛主席和我们一样穿着灰军装,坐在板凳上,有说有笑。我们提了一些有关时局的问题,主席都一一地给我们解答了。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告辞要走,主席把我们送到门口,嘱咐说:“以后要来可以来,路远写信来也行。”我们三人回到住地,许多同志知道我们从毛主席那里回来,都以羡慕之情问这问那,无不喜笑颜开。

  几天以后,毛主席在抗大干部会议上作报告,讲到干部学习任务时,提出工农干部要知识化,并列举了若干同志(其中包括我)说“他们都是工农干部,在抗大当了教员,有的是军事教员,有的是政治教员,他们能做到工农于部知识化,其他干部经过努力学习,也够到的。”我因带着新学员回洛川了,未能参加这个报告会,但后来同志们转告了我,说毛主席大会上表扬了你,同时将上述内容告诉了我,还向我道喜,当时,我想,能够得到领袖的表扬,的确是无上的光荣,但也更加使我不安起来,就在那天夜晚,我躺在床上反复地想,毛主席在干部会上点名表扬我,联系在此之前,毛主席在他住所曾当面称赞我:“你可算工农干部知识化了嘛”!都使我不安。彻夜难眠。我自1934年春起就在红军步兵学校、长征中的干部团和到陕甘后的红军大学第三科当过政治教员,甚至团的政治主任教员,但授课对象都是基层工农干部,既便是这样,我也感到讲课困难不小,抗战后,在八路军随营校和在抗大向知识青年讲课困难就更大了。我不得不依靠开教育准备会和先听别人的课来备课、讲课,现炒现卖。这种做法也是学校领导经常提倡和培养教员的重要方法。说实在的,我同那些知识分子出身的教员相比,同在教员训练班受过专门训练的教员相比,都相差甚远。至于数理化等学科则一窍不通。所以,我感到自己仅仅担了个工农干部知识化的名,毛主席在干部会上表扬我,真使我无限惭愧。由此也想到,这是毛主席对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我名副其实地做个知识化工农干部,要我们在学校为培养更多的革命干部而奋斗。我也想到利用当教员的机会和业余时间多学习革命理论和各种有关知识。同时也燃起了到马列学院专门学习的愿望。

      毛泽东两次亲自回信

   1938年8月,总政治部一位摄影员(原是我四队学员)在延安送给我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是毛主席在抗日军政大学的一次大会上作报告时照的。我把这张照片寄给毛主席,请他在上面给我题词。数天后收到回信,照片背面用毛笔题了“奋斗到底”四个字,署名毛泽东,时间是1938年8月9日。我十分感动,周围的同志也为我高兴。当时我就认为这是毛主席对我提出的要求,是要我像长征那样,坚定不移地为中国革命奋斗到底。

  数十年来,我把毛主席亲笔题词的这张珍贵照片保存在身边,并且把它翻拍放大挂在室内,既为纪念,又为鞭策。1934年,我将题词照片和回忆文章,送往《星火燎原》杂志发表。至暮年,我在一首诗中写道:“保持革命晚节,直至气奄寿终。”表示自己誓为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奋斗到底”,奋斗到寿终的决心。

 1939年夏,我在晋东南抗大一分校政治部当干部科科长。分校有人去延安向总校送报告,我托这位同志帮我捎一封写给毛主席的信。两个月后,我欣喜地收到毛主席的亲笔复信。信皮上用毛笔写着“交八路军总兵站张令彬同志转交晋东南抗大一分校政治部欧阳平同志收。”我感动极了。数千里之遥,中间还要经过国统区、作战区,怎样才能使我收到复信,毛主席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他日理万机,为了我的事竟这样费神,使我既敬仰又惭愧。政治部许多同志看见毛主席给我来了信,也都为我高兴。毛主席的复信大意是:你的来信即转交总校,你要求调马列学院学习的想法不错,在未调动之前希安心工作,边工作边学习。

  我写给毛主席的那封信的内容大体是:一方面汇报分校到太行山几个月来的情况。我写道,3000多知识青年集中在这前线山区,学习训练,过军事生活,其表现确实喜人。尤其由陕北向太行山挺进时,千里跋涉,雪地行军,横渡黄河,越过封锁线——同浦铁路。虽然他(她)们既没有作战经验,又无行军经验,但个个吃苦耐劳,听指挥,守纪律,始终保持旺盛的情绪,真叫我们高兴,沿途老百姓也赞叹。我那时任一个支队的协理员(支队长王伴清),全支队40O余人,日夜同他们走在一起、住在一起,情况知道的多,感触特别深刻。我举了些事例,在信上向毛主席作了汇报。另一方面,我向毛主席请求调到马列学院学习。因曾听校首长在干部会上讲过,凡干部要求调出抗大的,要经过教育委员会毛主席批准才行。我对进马列学院学习,提高马列主义理论水平的想法非常迫切,故在信上直率地提出了这一请求。

     延安受毛泽东接见

     1939年11月,分校首长通知我调延安马列学院学习,并交给我一包文件和信,要我呈送毛主席,还要我把分校情况口头向毛主席汇报。12月,我回到延安,住在宝塔山下总后招待所。住下后我即写信给毛主席,请求接见。过两天接到电话,要我第二天早晨去。第二天清晨,我疾步沿着延河来到杨家岭。

     毛主席还未起床(他习惯于夜深人静的时候办公、开会,和处理各地来的电报,所以总是拂晓时才上床睡觉)。他告诉警卫员先招待我吃早饭。警卫员从小灶里给我端来羊肉炖土豆、豆腐烧白菜和两碗小米饭。

     我饱餐后,稍停一会,就被叫进主席的会客室(窑洞)。我向主席行过军礼,把文件包和信递交他。接着我简略地向主席作了汇报,除讲了一分校情况外,还讲了我带领战地工作团在潞城、壶关一带打游击,发动群众,做友军统战工作,以及国民党闹磨擦等情况。主席有时也插话提问一些问题。汇报完了他问我:目前的危险主要是右倾,还是左倾?我想了一会无法回答,便直率地对主席说,我回答不了,还是请主席指教。他扼要地对我作了解释,大意是:目前主要危险是右倾,如果说瓦窑堡会议。说到这里,他问我,那次会议的传达你听了设有?我答:听了。主席接着说,那次会议的目的是开展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克服左倾关门主义的主要危险,现在左倾固然还要反对,团结抗日要坚持,但是主要危险来自右倾,就是丧失无产阶级立场,丧失党的独立性,敢发动群众,坚持独立自主,依赖人家,搞什么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实际上是搞阶级投降、民族投降。

      我听了感到茅塞顿开,大受教育。但因对情况不太了解,思想上还有些模糊。后来才逐渐认识到,毛主席所指的是王明新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由此也就更加感到毛择东同志对于我们年轻干部(当时我22岁,还很幼稚)在政治上是非常关怀和爱护的。谈话要结束的时候,毛主席看我身体不太好,又关切地说,在马列学院开学之前,你先去干部疗养所疗养一个时期,并随即叫警卫员给我六元钱作保健用。大到政治认识,小到身体状况,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

     我告辞出来,沿延河走了一个小时回到住地,途中虽然北风紧吹,但心里却热乎乎的。一路上,我浮想联翩,想到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1934年“八一”在瑞金阅兵,他发表演讲,宣布方志敏率领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渡过闽江的胜利消息,激起全场雷鸣般的掌声。想起长征途中,过了雪山草地在哈达辅的干部大会上,毛主席发表讲话,大大鼓舞与坚定了我们大家对胜利前途的信心与希望。想起1935年12月,毛主席在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的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报告,到现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与对日抗战都成为现实,真叫人受鼓舞。还有那次毛主席在延安住所,亲切接见我们和语重心长的教诲,以及在干部大会上,对我的表扬和后来给我题词……这一切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三位将军给主席敬酒的故事

     1955年11月的一天,上海市委、市府在友谊大厦会客厅举行宴会招待毛主席。席间敬酒时,许世友司令员领着王必成和我给主席敬酒,毛主席离席站着,手里端着酒杯说:“许世友你是有名的战将,是大军区司令员。必成我早知道你,现在是上海警备区司令员。你欧阳平是那个由太行山回到延安,来过我家的吧?现在是上海警备区副政委啊!”我立正回答:“正是。已经16年了,主席您的记忆真好。”毛主席看过我们二人戴的金黄色的肩章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都是将军,不要骄傲啊,要继续奋斗!”我理解,这是毛主席在新环境新条件下对我们的告诫与关怀。

     1964年6月26日,公安部队学习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全体代表千余人,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毛主席与中央其他领导同志的接见。合影时,我因负责领队站在排头,当毛主席来到时,我迎上一步向毛主席敬礼报告,随即他与我握手(此瞬间摄影记者拍下握手照片,此片我至今还保存着),并向我说:“欧阳平,你现在公安部队工作,好呀!”我即刻回答:“谢主席的关怀!”接着,毛主席向全体代表挥手致意,会场再次响起雷鸣般掌声。随后,毛主席与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在前排坐下,同代表们合影留念。

     “奋斗到底!”我决心牢记毛主席的教导,活到老、学到老,为了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奉献我毕生的精力。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有一口气就要跟部队走——欧阳平将军回忆    下一篇 周彬将军忆陈毅盐城“反扫荡”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