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军营小说   
[0] 评论[0] 编辑

胡正《飞将军刘善本》“一唱百和”

      53.“一唱百和”

    刘善本于1952  年5 月24  日,在一份报告中曾经写到:“乌钺同学同队飞行员,在学校时为复兴社特务。”乌钺是蒋介石国民党伪政府逃台后的空军总司令,1981  年8 月8 日,黄植诚驾机起义后,乌因失职罪被撤职“刘善本对蒋空军中的许多中上层人物都很熟悉,曾经和他们是同学、同事、朋友。

    刘善本为了帮助他们迷途知返,经常给他们写信、写文章,在中央电台、前线电台上广播,介绍大陆的情况,宣传党的政策,希望他们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早日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做出贡献。1962  年春,正当国民党反动派叫嚣反攻大陆时,前线广播电台的女广播员用清晰的声音广播到:

    “各位听众,现在播送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学院领航系主任刘善本大校给国民党空军人员的一封信。”“国民党空军人员:

    我们都是曾经在国民党空军和“‘中央航空公司’‘中国航空公司’里与你们同过学,共过事的人。在祖国大陆解放前后,我们陆续摆脱了国民党的控制,投向了祖国人民的怀抱。我们回到祖国大陆后,都受到共产党,人民政府和广大人民的热烈欢迎。现在分别在人民空军的部队、学校、工厂及中国民航总局等各个单位中,担任师、团级主官,飞行大队长,训练处长……

    飞行员等职务。”“我们有的已加入中国共产党,有的当了人大代表,”“大家正精神焕发,信心百倍地以自己全部技能和智慧,为人民空军建设和中国的民用航空事业的发展努力工作着。”“美国正在加紧制造‘两个中国,,企图使‘台湾独立化’,进一步沦为美国的殖民地,台湾在美帝国主义的践踏下,已成了人间地狱。在那里美军基地遍布各地,天空飞着美国的飞机,海面上行驶美国的军舰,陆地美国的军车横冲直撞。”“这对于中国人,是可忍孰不可忍!祖国不可分割领土台湾,竟成了谁家之天下?”“试问:你们有些人也曾经想着‘振兴空军’‘复兴中华’‘为中国人民扬眉吐气’,这些在今天的台湾岂不是成泡影了么?”“我们抚今追昔,十分关怀被迫困在台湾的老同学、老同事们,我们也深知你们之中有许多想念自己的父母家庭和可爱的故乡,想回到祖国大陆,但又因为受国民党种种欺骗宣传所蒙蔽,存在着矛盾的心情,怕人民政府不予宽大。你们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疑虑是没有根据的。我的亲身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人民政府对待国民党军政人员的政策从来是十分宽大的,都本着‘爱国一家’的原则,采取既往不咎,立功受奖的政策,祖国的大门始终是向你们敞开着的,祖国人民对你们始终是寄与殷切的希望的,中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一定要实现,祖国台湾绝不能任人分割,台湾同胞一定要回到祖国的怀胞。”“老同学、老同事们!老朋友们!你们的前途究竟在哪里?安身立命之所究竟在哪里?现在不应该混日子过了。古语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请你们三思!”美帝国主义霸占台湾,刘善本万分愤慨。他在百忙中抽空撰写文章,揭露美帝的罪行,召唤在台湾的同学、同事一齐起来反对共同的敌人。1965  年6 月28  日,他撰写了《就美帝国主义武装侵占台湾15  年,刘善本寄语台湾国民党空军官兵》的文章被中新社采用了。文章说:

    “台湾国民党空军官兵弟兄们!

    美帝国主义在1950  年6 月武装霸占我国神圣领土台湾以来,已经15  年了。美帝国主义妄图把台湾变成它在远东的侵略基地和进攻我国的跳板,还处心积虑地阴谋制造‘两个中国’,这是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的。”‘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美帝国主义赖在台湾不走是不行的。周恩来总理在1958  年9 月6 日一项声明中指出:中国人民完全有权采取一切适当的方法,在适当的时候,解放自己的领土,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最后,刘善本呼吁:“台湾国民党空军官兵弟兄们!你们应该认清形势,辨明是非,在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的前提下,站到祖国人民一边来,同祖国人民一道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为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做出贡献!”《走刘善本的路》,这是原国民党空军第十大队中尉飞行员徐骏英写的一篇回顾文章。徐骏英是湖南人,在日寇铁蹄践踏下,他大学行将毕业之际,毅然投笔从戎,考入国民党空军官校17  期。他赴美国受训两年后,成为一名全天
候的飞行员。1945  年回国后,他被绑上了打内战的战车。蒋介石命令他们对运城进行耕地式轰炸。他对该队飞行员杨宝熙因奉命运送军火超载,机毁人亡,得不到抚恤而愤怒:“他妈的,谁还给你们卖命!”“走,走刘善本的道路!”1948  年夏,他被派往青岛驻防。同机组的通讯员赵昌燕,与他同住一室。他们成了知心朋友。一天深夜,赵说:“老徐,你既有这么多不满,翅膀长在你身上,怎么不图良策?”“什么良策?”徐骏英有意追问他一句。

    “演个逼上梁山!”赵简洁明快,一语点题。徐骏英吃了一惊。因为蒋特务系统的政治细胞渗透在各飞行中队。知人知面不知心。难道他是政治细胞,对我进行试探?他厉声说:“老赵,这话能乱讲?谨防脑袋搬家。”“别装了,你的心我早猜到了。”“什么?”“走刘善本的路!”徐骏英惊诧地看着这位同僚,一切全明白了。

      “老徐,回上海后我帮你去找个人。”“啊,你知道共产党?”1949  年2 月29  日,他们终于在上海地下党的指引下,趁奉命驾驶一架美制C —46  型运输机,从上海江湾机场起飞,赴青岛基地驻防的机会,改航向到济南机场起义成功。机组4 人:机长徐骏英、副驾驶少尉飞行员魏雄英,少尉领航员张镭,中尉通讯员赵昌燕。他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重用,随机到济南的另外4 人,按照他们个人意愿,送回去了。

    空军十大队,号称是蒋介石的“王牌大队”,大队长是蒋介石专机“美龄号”的驾驶员衣复恩。他曾拍着胸脯向蒋介石保证:“我这个大队绝不会有人叛逃。”可是,他的话音刚落,徐骏英等就成了这个“王牌大队”里的第一批“叛逃者”。

    国民党空军少校教官黄纲存,1945  年冬从美国学习飞行回国,1949  年初,随波逐流到了台湾冈山机场。他看到美丽的宝岛,被大陆新来的“客人”搅得很混乱。白色恐怖,人人自危。达官显贵,纸醉金迷。美国“太上皇”横行霸道,更把台湾搞得乌烟瘴气,恶浊不堪。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飞行教官,竟要听命于一个小小的美国佬,简直要把人的肺气炸了!黄纲存在失望、苦闷时,悄悄地打开了收音机“倾听祖国的心声,真理的召唤……刘善本以亲身经历指明跟随蒋军必然没有出路,飞回祖国大陆才有光明前途”。黄纲存在他的一篇回忆文章《难忘的别离》中继续写道:

    “我思想逐渐觉醒,升华……苦闷中终于找到了出路。对,循着刘善本的航迹飞,循着战友的航迹飞,飞向光明,飞向我向往的地方。”他为了追求光明的前途,走刘善本的道路,不惜抛下爱妻和三个儿子,置个人生死于不顾,终于冒险于1956 年8 月15  日,利用试飞机会,驾驶美制AT—6 型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迫降福建仙游县境内一条大河的沙滩上,起义成功,受到了祖国党政军民的热烈欢迎。

    在党的伟大正确的统战政策的感召下,有不少爱国进步的国民党空军官兵弃暗投明,调转枪口,共同对敌,走向光明幸福的康庄大道,国民党精心挑选培育的空勤人员,虽然是他们的掌上明珠,但也不例外。他们万没想到1946  年第八大队竟然发生了刘善本驾机起义的事情。国民党、蒋介石非常器重空军第八大队,在《中国的空军》杂志上,连续发表文章吹捧八大队:“是中国空军重轰炸部队的基石。”但发生了刘善本等驾机起义的大事。此后,国民党加强了空中警戒防线,不准再跑飞机,就是蒋介石向陈立夫下达的第四条指令。他们把为“党国”卖命的人不当人,层层设立特务机构,布下“天罗地网”,监视着飞行员们的言行。飞行大队和中队都有所谓“政治细胞”和秘密的“政治战士”。他们不断地打“小报告”,可以得到大赏钱。谁被指控力有“越轨”的言行,就有遭受判刑和被杀害的危险。蒋空军官校三十四期,一名姓张的学员,因流露不满情绪被“政治战士”告状,不久就失踪了。

    树倒猢狲散,随着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垮台,蒋空军起义的人日渐增多。

    尽管蒋介石特务挖空心思地采取了各种防范措施,但是已经堵不胜堵了。刘善本带头冲破黑暗云雾,闯出了一条通向光明、幸福的金光大道后,给蒋空军官兵们做出了光辉的榜样。在三大战役相继告捷,南京国民党政权倒台的前夕,从1948  年12  月16  日,八大队三十二中队中尉飞行员俞勃等驾驶B —24  式514 号飞机自南京起义到石家庄起,至1949  年4 月22  日,蒋空军十大队中尉飞行员杨宝庆从西安驾驶C —46  飞机到唐山起义为止的四个月零六天之内,共有34  人驾驶12 架飞机起义归来,平均每10  天就有近三名蒋军飞行员驾驶1 架飞机弃暗投明。特别令人鼓舞的是,在蒋介石于1949  年1 月21日,宣布引退,南京国民党反动派统治集团陷入士崩瓦解状态时,有时一天内,就传来两次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的喜讯。1 月27  日,国民党空军官校飞行生周正(原名周梦龙,1924  年生于辽宁省宽甸县双山子乡黎明村农民家庭)自杭州驾驶PT—17  型教练机起义,安全降落于安徽合肥机场。在此之前不到1 分钟,他的同学,国民党官校飞行生李延森也自杭州驾驶另1 架PT—17  型教练机起义,安全降落于安徽合肥机场。两人同时受到了解放军的热烈欢迎。

    同年3 月7 日,国民党空军一大队中尉飞行员王玉珂,空军官校上尉副中队长刘继广,中尉飞行教官禹庆荣共谋起义,自上海驾驶蚊式飞机飞往河北省石家庄安全降落。

    同一天晚上,国民党空军十大队中尉飞行员唐宛体,中尉通讯员李学冕,机工长彭树新共谋起义,自汉口王家墩机场,驾驶C —47  型运输机起义,3 人深夜找不到机场,飞机油尽跳伞,降于内蒙赤峰境内。蒋空军人员争先恐后地飞向解放区起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时,蒋空军就有57  人驾驶22架飞机回到人民的怀抱。蒋帮逃台后,到1983  年4 月22  日,台湾陆军航空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U —6A  型飞机从台湾花莲机场起义返回大陆止,又有空勤36  人,驾驶各式飞机20  架起义。在刘善本的带领和影响下,仅他所在的八大队就有俞勃、张雨农、社道时、黄铁骏等35  人驾驶5 架飞机(B —24  式3 架,B —25  式,C —46  式各1 架)起义归来。(其中有陈泰概等几人不是八大队的成员,而是搭乘该队飞机过来的。C—46 不是八大队的飞机,是杜道时“借”二十大队的飞机。)蒋介石亲自用心栽培的“中国空军重轰炸部队的基石”——八大队,让刘善本带动得如此不牢固,竟然变成了烂摊子。蒋空军不得已,把八大队取消了。因为该队实在不“争气”,竟然给蒋介石丢脸。它跑的跑,摔的摔,坏的坏,逃到台湾后,所剩无几了。而且也不敢再放他们执行任务,放出来就可能飞了。1949  年2 月,蒋派1 架B —24飞机从台湾到成都执行任务,结果,射击员王志云就不辞而别起义到我方。

    从1946  年6 月26  日刘善本等驾机起义时起,到1983  年4 月22  日,李大维从台湾花莲机场驾机起义归来时为止的27  年内,共有蒋空军95  人,驾驶(或随机)各式美制蒋机42  架起义。如果再加上“两航”起义,即国民党反动政府共有120 多架飞机,4 千多人,以刘善本为榜样,光荣地起义归来。

    “两航”起义是在党的政策的感召和刘善本起义的影响下,1q49  隼11月9 日,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在香港签名、通电起义。“两航”共有员工4 千余人,飞机80  多架。“两航”的起义,受到了党和政府的热烈欢迎,毛主席曾特致电表示热烈祝贺。蒋空军和“两航”有些起义人员说:“我听到过刘善本的广播演说,受了他的启发,才最后下决心弃暗投明的。”刘善本首次驾机起义,起到了拔亮一盏灯,照亮一大片的作用,真正起到了像徐特立给刘善本临别赠言中所写的预言那样:“一唱百和”的巨大作用。这种作用胜过千军万马。这对于瓦解蒋空军,加强人民航空事业是多么巨大的贡献啊!据不完全统计:原国民党的海军、陆军和空军,在解放战争中共有170 多万名爱国进步的官兵,弃暗投明,起义投诚。正如毛主席在宴请傅作义、刘善本、邓兆祥等原国民党陆、空、海三军起义代表人物时,高度赞扬的那样:

    “由于国民党军中一部分爱国军人举行起义,不但加速了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的瓦解,而且使我们有了迅速增强的陆军、空军和海军。”台湾空军派出飞机训练或者到大陆侦察骚扰时,要进行空中监视。1963年6 月1 日,上司派第二联队十一大队四十三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进行战术训练。7 点50  分,徐廷泽从新竹机场起飞,在战术训练中,他突然改变高度和航线,直向大陆飞来。他从耳机里立刻听到从新竹机场传来的呼叫:“你方向错啦,快改回来!”“改回去找死。”徐廷泽根本不予理睬。他想:“我飞向祖国大陆是最正确的方向,没有错。”后来,他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着陆,起义成功。军委按政策规定奖给他黄金2500  两。4 日,在福建某地举行隆重的授衔授奖大会。他驾驶起义的飞机是美制F —86F 喷气式战斗机。徐廷泽来北京时,刘善本前往机场热烈欢迎,并陪同他拜会了周总理和叶剑英元帅。

    6 月下旬的一天,空军学院全体官兵总动员打扫卫生。几条马路都用自来水冲刷干净。第二天上午,徐廷泽来到刘善本家作客。“八一”电影制片厂也派人来拍记录片。徐廷泽告诉刘善本自己是如何由相信国民党到决心起义的思想转变过程。

    “我是四川省黔江县人,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1945  年,17  岁时因受欺骗宣传参加了蒋帮中央军干了18  年。我在徐蚌汇战(即淮海战役)中,在黄维兵团十八师当通讯兵被解放军俘虏释放,又跑到中央军去,到台湾学飞行。

    台湾政府的腐败,使我苦闷彷徨。我深感再为蒋帮卖命没有好下场,所以就冒险飞回大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党和人民政府对我这样宽大和优待。奖给我黄金时,我激动地把自己比喻成一棵即将枯萎的幼苗,在祖国的怀抱里,得到了滋润,恢复了青春,获得生命。”“你比喻得生动,形象。”刘善本勉励他:“咱今后共同努力读马列的书,跟共产党走,为人民服务,为台湾早日回到祖国怀抱而努力奋斗!”起义的全体飞行人员,都根据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来者欢迎,论功行赏和量才使用的方针,得到信任和重用,获得了崇高的荣誉,享受着优厚的待遇。他们中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已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绝大多数人都担任了师、团职重任。不少人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或任政协委员。

    他们在各条战线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做了大量的工作,深受党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他们心情舒畅,工作愉快,安居乐业,正在争先恐后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实现祖国统一而做出新的贡献。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胡正《飞将军刘善本》重返故乡    下一篇 胡正《飞将军刘善本》将军家宴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