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开国将军故事   
[0] 评论[0] 编辑

“老人家,你救了我的命,我终身难忘”--王树声和俞学仁

       1936年10月24日,徐向前、陈昌浩奉党中央之命,带领红五军、红九军、红三十军共21800人,西渡黄河,准备占领宁夏、甘西。红军渡过黄河天险,与马步青、马步芳、马鸿逵等部形成对峙态势。党中央根据战情的变化,决定放弃占领宁夏,命令河西红军部队组成西路军西进,从新疆打通与苏联的联系。从此,西路军在军政委员会主席兼政委陈昌浩、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王树声(后兼九军军长)带领下,孤军与“马家军”作战,展开了惨烈悲壮的苦斗。 
  西路军在古浪、高台、水泉、倪家营子等地与“马家军”血战,虽歼敌数千,但由于他们对敌情、地形不熟悉,以及缺乏对敌骑兵作战经验等各种原因,部队伤亡惨重,留下官兵不满3000人。王树声带领九军刚刚占领梨园口,就被数不清的敌人骑兵包围了。在这危急时刻,他和军政委陈海松指挥官兵英勇拚杀,坚守阵地。血战到最后,陈海松等许多官兵壮烈牺牲,九军仅剩下300余人。王树声带领这支部队突围,转移到冰天雪地的祁连山。 
     1937年3月14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于石窝召开会议,决定王树声率领九军和骑兵师在祁连山打游击,牵制迷惑敌人,掩护兄弟部队行动。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部队被敌人打散了,只剩下王树声和杜义德师长及官兵11个人,转移到人烟稀少的山野之中。当时,祁连山上天寒地冻,缺少粮食,又有敌军搜山,他们随时随地都有饿死、冻死、病死或者被敌人打死的危险。面对极为恶劣的环境,王树声坚定地鼓励大家:“同志们,现在我们碰到了许多困难,暂时受了点挫折,这算不了什么!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坚持、忍耐下去,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当务之急是寻找粮食,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能保住红九军的革命种子。”随后,他们连夜跑到牧民中寻找粮食。一个中年牧民误认为他们是马匪,吓得浑身发抖,跪地叩头求饶:“老总,我是个穷苦牧民,家里无粮无钱。这群羊,是我给地主老财放的。你们要羊,就拉几只去吧!拉多了我可赔不起呀!”王树声双手扶起中年牧民,和蔼可亲地对他说:“老乡,我们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更不能抢你的羊。我们拿钱买些粮食,吃饱肚子帮助穷人打日本鬼子,打马匪强盗,请你帮个忙吧!”中年牧民一听这话,深为感动,当即叫来同伴,把藏起来的粮食拿出来卖给了红军。王树声他们吃饱喝足以后,分析了战情,决定奔向延安。当时,跟随王树声一起打游击的李新园后来回忆这段艰难经历时写道: 
  王树声带领我们11个人,沿着崎岖的山道东行一天,傍晚到达一个宽阔的山沟里。这儿有几间草房,住着一个牧羊人。他同情西路军,曾给我军带过路,今日相见,格外亲切。他一边给我们煮黄米饭,一边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山外敌人把守山口子的情况及敌人活动的规律。饭后,他让我们住进悬崖峭壁上的两个大洞里。石洞距离地面约有三四丈高,我们手抓吊绳爬上去,一看原来是牧羊人躲藏敌人的洞子,非常隐蔽安全。第二天天亮,牧羊人将羊群赶到石洞上下走了几趟,将我们的脚印踏掉了。中午12点,一群敌人来搜查,在洞子上面放了三枪,我们却安全地睡了个好觉。敌人走后,我们从石洞下来。王树声给牧羊人付了饭钱,并感谢他对我们的帮助,使牧羊人很受感动,送我们走了一里多路。 
  经过一夜的行军,第三天上午到达一个大山脚下。这里荒无人烟,积雪遍地,寒气刺骨,森林树木也被厚厚的雪层埋掉了半截。我们又冻又饿,找了一个积雪稍浅的阳坡地住下来。大家拣来干枝、烂柴,烧了一堆大火,煮了一锅稀米汤充饥,饭后我们席地而卧,一直睡到天色大亮。早晨起来,我们踏着半人深的积雪,整整奋斗了一天,浑身无力,精疲力尽。无奈用手将地上的积雪扒开,找来干柴垫在地上宿营。第五天早晨,突然一排子弹打过来,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抬头一看,对面山上有20多个穿老羊皮长袍的藏民武装向我们开枪,一位同志中弹负伤。他们喊话要我们缴枪投降,我们含糊不清地回答着,然后急速抬着伤员,连滑带溜地跑出冰溪,这才脱险。走着走着又被一条水深流急的河挡住去路。平时河上使用的铁绳吊桥,被对岸敌人将绳头解开,胡乱搭在石柱上,没有固定好。王树声派一人冒着生命危险,从没有固定的绳索吊过去,侥幸成功了,大家非常高兴,过了河的同志立即将绳头重新固定,其余的人陆续过了河。 
  我们走到距渡口约二里的地方,有一块平坦的场地,扎有帐篷和草棚,这是少数民族的营地,看来住人不少。我们到达之前,群众跑光了。我们没有进棚子,只在场地一角拾柴准备做饭。这时,从山边(棱)坎处打来一排子土枪。藏民武装连喊带叫冲杀而来,我们11支盒子枪全部开火,将他们击退。为了避免再次遭到袭击,我们没有煮饭,很快沿山沟东走。越过祁连山的最后一个山岙,到达通往出山的后沟,越往前走河道越宽,地势越平缓,路边的溪水徐徐地流着,因为前面约10多里就是出口了。这时,我们稍作休息,绝大多数同志都躺在地上睡着了。这一天,正是1937年端午节的前一天。夜幕降临之后,我们走出出口,最后只有8个人了。王树声召集大家开会,他说我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现在可以放开步子往回走了,去找党中央领导的红军。他说:“我们8个人集体行动目标大,现在分为两组,我和杜义德带两人为一组,李新国和三个通讯员为二组。”开完会,我们就赶紧吃饭,然后连夜分头往东走了。 
  王树声一行向东走到腾格里大沙漠的边缘,不幸又与“马家军”的骑兵遭遇,摸着黑打了一仗,他和身边的杜义德等3位同志失散了。他穿着破烂衣服,孤身一人,闯入茫茫沙海之中了。 
     春末初夏,正是腾格里大沙漠多风的季节,天气变化无常。王树声继续向东走了一天,下午刮来一阵狂风,整个沙漠石沙飞舞,天昏地暗。细沙刮来,灌入他的嘴里,牙齿一咬,“格格”直响。一股旋风卷来,把王树声卷到一个沙坡下。等他苏醒过来,已是午夜时分。他的脸上脱皮,嘴唇起了许多水泡,干裂出血了。他咬咬牙,用手一摸,浑身盖着一层厚厚的黄沙。风停沙息。他用双手拨掉身上的黄沙,感到手脚像铅块一般沉重,浑身疼痛难忍。他心里憋得慌,不知自己在沙漠里滚动了多长时间。他挣扎着爬起来,仰身躺在沙坡上,双手垫着后脑,借着月光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海,这才明白自己闯入绝境。王树声想起西路军失败的惨况,想起许多患难与共的战友壮烈牺牲时的遗言:“首长,你要为我们报仇!”想着想着,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鼓舞着他。他暗自说道:“我不能死在沙漠里,一定要走回延安,找到党中央,继续战斗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完成烈士的遗愿,才能告慰先烈的英灵……” 
  王树声虽然腰酸、腿痛、饥饿、嘴干、舌燥,他还是挣扎着从沙坡下站起来,浑身冷得直发抖,仍然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第二天清晨,他忽然发现了一个沙中存水的小湖,急忙走过去坐在湖边喝了个够,觉得有点精神。湖岸边还有几棵沙枣树,落叶的枝头上还有黄中透红的干沙枣。他跑过去,动手摘采,放在嘴里一嚼,很沙很面,味道极佳。他边摘边吃,仔细一看,树下草丛里落了许多沙枣。拣起来装进口袋,等饥饿时当干粮吃。 
  王树声继续向东走去。他痛苦地拖着两腿,一连走了两天,不知走过了多少个沙山、沙丘,然而展现在眼前的,仍然是数不尽的沙山、沙丘。他身上带的沙枣吃光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嘴干了,舌燥了,两腿不听使唤了,一下栽倒在沙丘上。他不服输,奋力地向东爬去。爬了半天,越爬越吃力,终于昏倒在沙海里。 
  第四天,王树声从昏迷中醒过来了。他睁开疲乏的双眼,发现他身边坐着一个60开外的老人,手里拿着水壶给他喂水。他想挣扎着爬起来,可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了。老人用慈善的神态望着他说:“小伙子,别起来,你饿过头了,我给你喂水喂馍吧!” 
  王树声激动地看着老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人给他喂了一壶水,又喂了两个大馍馍,这才把他扶起来。老人说:“人都说:‘腾格里,大无边,太阳晒得冒青烟。刮风天地转,下面江河翻。飞鸟不敢过,骆驼打寒颤。自古无路绝人烟,神仙进去也难还。’唉,你这个小伙子跑到这个鬼地方做什么来呀!” 
  王树声吃力地答道:“老人家,我是贩盐的。因为途中遇上强盗,抢走了盐和钱,我才落到这个地步。” 
  老人摇着头摆手说:“不是,绝对不是贩盐的。我这一生经常和盐贩子打交道,还能认不出来吗?说心里话,我看你是个红军。” 
  王树声一惊,遮掩着说:“老人家,我不是红军。” 
  老人生气了。他说:“是就是,为啥遮遮掩掩的?我叫俞学仁,家住宁夏中卫县旋窝铺,一辈子做生意养家糊口。我们那一带苦得很,穷人受尽了‘马家军’的欺压,大家都盼红军打过来消灭‘马家军’,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王树声一看老人诚恳待人,就直说:“老人家,我不瞒你。我是红军,想到延安去……” 
  老人听了,哈哈大笑着说:“红军都是好人,是咱穷人的队伍。我一定把你带出腾格里大沙漠,送你到延安去!” 
  老人扶着王树声在沙漠里走了三四十里路,傍晚来到女婿家里。老人特意让女儿炒了几个鸡蛋给王树声吃。王树声看到老人和他的女儿、女婿都是忠厚的穷人,话也多起来了。夜里躺在炕上闲谈起时,老人又问:“小伙子,你家住哪里?还有什么亲人?” 
  王树声如实地讲来:“我家住在大别山西麓的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区项家冲,全家有14口人。我6岁丧父,9岁亡母。我家的主要亲人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大哥王宏忠入党不久病故了。二哥王宏恕也是个共产党员,参加过黄麻起义,当过红军连队指导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弟弟王宏义和妹妹王贵玉也参加了红军,肃反时被杀害了。我伯父家的大哥王宏文参加革命以后被国民党杀害了。二哥王宏学参加红军,肃反时也被杀害了。弟弟王宏儒,入学后参加红军,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第一次大革命失败以后,国民党军队烧毁了我家的房屋和财产。我参加红军也是为亲人报仇的! 
  俞学仁老人听着,不由自主地掉下泪来。他说:“你的亲人为了咱穷人能过上好日子,献出了生命,这叫我怎能不难过呢!我虽然老了,也要向那些先烈学习,多为红军办好事!”说完,他拿来女婿一身半新半旧的衣服让王树声换上。 
  俞学仁和王树声睡了一夜好觉,天还未亮就起来赶路了。他们渡过黄河,来到宁夏同心城外。突然,从树林子里钻出七八个手端步枪的红军战士包围了他俩。领头的排长把手枪一挥问道:“举起手来,你俩是干什么的?” 
  王树声答道:“我叫王树声,是红四方面军的。我军在祁连山与‘马家军’作战中遭受惨败,我返回延安途中在沙漠里迷路了,多亏这位俞学仁老人救了我的命,今天他老人家送我回来了。” 
  “我看你的打扮就不像个红军。”年轻的排长说,“现在敌情很复杂,马鸿逵经常派特务来到红军驻地捣乱,为了慎重起见,我们押着你们俩去见团长。” 
  王树声、俞学仁被红军战士押到同心城内一户农家。红军排长走进屋内给团长汇报抓住了两个可疑的人。团长从屋内走出来,上下打量着王树声,慌忙大声喊道:“你们怎么搞的?为啥胡乱抓人?这是红四方面军的王树声副总指挥呀!” 
  战士们吓得直伸舌头。 
  红军团长上前握着王树声的手,亲切地说:“副总指挥,这都是我们的错误,请你原谅吧!” 
  王树声笑着说:“你们警惕性很高,做得很好,我不会责怪你们的。” 
  红军团长急忙把王树声、俞学仁请进屋内,派人端来饭菜款待一顿。 
  俞学仁在部队休息了两天。临走时,王树声把自己保存多年的一个金戒指送给他,并说:“老人家,你救了我的命,我终生难忘。这个金戒指,请你收下作个纪念吧!等将来全国解放了,我去中卫看望你!” 
  俞学仁老人含泪收下金戒指,与王树声恋恋不舍地告别了。 
  在红军团长派的骑兵护送下,王树声来到曲子镇住下来。很快,消息传到毛主席耳朵里。毛主席亲自给王树声打电话:“树声同志,你好!杜义德、李新国等同志回延安来了,你们回来就是胜利!” 
  王树声听了毛主席的话,激动地热泪盈眶,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久,毛主席来电话要见王树声。王树声来到延安毛主席住处,汇报了西路军打败仗的详细经过,然后说:“部队打了败仗,我也是有责任的,我对不起党和人民,也对不起红四方面军的烈士们。” 
  毛主席边听边说:“树声同志,你吃苦了,你勇于承担责任的自我批评精神,是每个红军官兵都应该学习的!西路军的失败,你是没有责任的。” 
  毛主席鼓励王树声放下思想包袱,努力为党工作。谈话结束后,毛主席挥笔写信,介绍王树声前往抗日军政大学就学。 
  从此,王树声在抗大开始了新的学习和战斗生活。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王树声早年因何大义灭亲    下一篇 王树声劝子宽容待人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