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1)

      第十三章    考验(1)

  一天天刚黑下来,忽然有人边拍门边喊:"这是刘林家吗?"母亲和姐姐听见披上衣服急忙迎了出去:"是,您有什么事吗?"

  "你们听好了,上边来传票了,要你们全家明晚八点之前务必去刑侦处报到,少一个都不行。去还是不去您惦量着办。"

  "我们的案子早就结了,为什么还叫我们去?"

  "这我不管,反正我把话带到了,您提防着点吧。"骑车人递过传票,瞪上车走了。母亲愣了半天才回过味来,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天呐,我们是招谁惹谁了,老天不公啊。上回他们将我的闺女抓起来,逼着她承认自己是共产党,这回他们又找我们的茬,要把我们一家人都拘押起来,这是成心要我们的命啊,这是黑上我们了,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呀!我们连吃饭都顾不过来了,哪有那闲心入什么党啊。"临近的街坊跑来才将母亲拽了起来。

  "您就别哭了,您今天哭死也是没用的,事到如今您只得想想怎么去应付。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您想得通想不通都一个样,不都是一条命嘛,明天您就拼一回再说吧。"街坊们劝完了都走了,姐姐和哥哥们接着商量对策。

  姐姐说:"这事不说都清楚,这是朝着我来的,他们是不杀了我不歇心,事到如今我只好拼了,我死了不就是闭上眼嘛我还不怕了,我就不信斗不过他们。我担心的是咱们过得好好的日子,如今都得跟着我死,您说我对得起谁。"

  "你甭说这话,现在就这个世道,不怨你。"母亲说。

  "咳,不说这个。我跟他们斗过,我看他们不过那两下子,我能跟他们顶,咱们一家就更甭说了。到那儿之后一定不能胡说,他们问我是不是共产党,就给他三个字'不知道'。小铭这次不错,他就说'不知道',要不就说'不懂',他们一点辙都没有。再有,他们的话都别信。我估计这次他们得把咱们分开审,这样好套咱们的话。这样只要有一个说错了,咱们一家子的命就没了,这点都得小心点。所以他们的话千万别听,他们说我死了或是谁跳河了你们都别信,不信就上不了当。明天咱们都长点脑子,这样他们就治不了咱们。还有说的没有?没有的话就早早睡觉,这事咱们明天再说。"开完会一家人早早歇了。

  第十三章考验第二天晚上一家人去刑侦处报了到,在一个剧场里等候传讯。说是剧场,实际里面没有一张座椅,报到的人只能在昏暗的灯光下席地而坐。台上倒是很明亮,有的人打着牌,有的看歪脖糊,吵吵嚷嚷玩得正欢。不知道的人还过去凑热闹,给骂回了来。台的对面是正门,那里有人把守,许进不许出。右侧的门全部关闭,只有左侧的太平门开着,可门边有兵把守,去厕所的人回来一个才准放出另一个。一开始剧场里人并不多,后来男女老少越积越多,这些人有穷的也有富的,坐了一大片。这些人唉声叹气等待恶运的到来。后来,门外好半天喊了一个名字,场内的人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被带了出去,也有的时候一个小时都没喊一个人。人越积越多,后来坐的地方都没有了,整个剧场到处是混乱和臭味。人们愁得说话的劲都没有了。不过,有的年青人却一反常态,他们喊:"咳!你们审不审呐?你们半天审一个得审到哪辈子?你们让不让我们活了?"

  "报告,我内急,我快憋不住了。"

  "我们女的就不管了?"

  "你们等着,一个一个来。"看守的士兵说。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没看见场子里的人都坐满了吗?你们再不快点审,明天这个剧场就该撑破了,撑破了剧场跑了犯人你们负得起责任吗?"

  "谁敢这么猖狂,这是你胡喊乱叫的地方吗?"剧场边上的军官喊。

  "老子喊了,你怎么着吧。我告诉你说,老子到这儿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好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要这样,我现在就给你找个地方。走!"

  "走就走,不就是死嘛,拿死吓唬谁呀。"年轻人气呼呼地站了起来。

  "老总,您消消气,他年轻气盛,您就看在我们的面子上饶了他算了。"旁边的人忙拦着。

  "我就不饶,你以为是在你们家,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这儿是刑侦处,这儿岂能让你胡为,带走。"

  "不饶就不饶,我也没求你。你们甭拦,我跟他走,我死了还不受罪了。走!"

  "嗬,你还挺横,等你吃枪子的时候就不横了。在座的都听着,从现在开始审案的速度加快了。大家放心,我们很快就审完,审完之后,该回家的回家,我们也能安静一会儿。不过,我得啰嗦几句,这儿是刑侦处,是审案的地方,你们再这样胡喊乱叫,我们的案子就别审了。所以大家要安静。现在我得警告某些人,谁在制造混乱,谁在传递信息,我早就看见了。你要是再闹可别怪我不客气。"军官说完押着年轻人走了,枪声过后年轻人再没有回来。喊人的速度加快了,有时候一连串能喊好几个。

  "仝铃出来。"

  "到。"一个年轻人答应了一声往外走去,他边走边说:"你们甭怕,他们是在吓唬人,没邪的。我告诉你们,这些戴大沿帽的没一个是好东西,他们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都坏通了。刚才那个说话的是连长,他就这么坏,可见这些人坏到什么样了。我告诉你们,最坏的还没出来,大头一露面这里的人就快出去了。"话音刚落,只见太平门大开,一群"大沿帽"闯了进来,当中的军官喊:"把这小子抓起来。"

  "我怎么了,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抓你?凭你进行赤色宣传。刚才你说什么来的?是不是让我替你说。带走。"

      第十三章   考验(2)


  人群里一个年轻人悄悄说:"你们看见了吧,当中的那个就是刑侦处的处长,他是头儿,这些"大沿帽"属他坏,所有的坏主意都是他出的。旁边戴大沿帽的都是官,最小的也得是连长。"。

  "你给我出来,我问你说的什么?"刑侦处长说。

  "我没说什么。"

  "你少跟我装傻充愣,我告诉你,剧场里谁说,谁没说我全清楚。来人,把说话的人全给抓起来。"刑侦处长一声命令,戴大沿帽的和台上的人,以及人群里的特务全动起手来,将抓起的人带了出去,一下子剧场里的人减少了许多。刑侦处长这才发话:"你们都看见了,刚才我抓了一批人。我为什么抓他们,不抓你们?我有我的根据,我没有冤枉他们。事情是这样的,刚才你们都看见了,台上有人打牌,那些是我的人。实际上你们的人里也有我的人。我们早注意着这些人了,他们一会儿跟这个说,一会儿跟那个说,有的喊有的叫,越闹越欢,简直要把房顶给掀了。说实话,他们说什么,跟谁说的,我们都听见了,当时没功夫理他们,他们倒真跟没事人似的。让你们说,他们不是共产党是什么?我坦率地说,这儿是刑侦处,抓的就是共产党,在我的眼皮底下玩这个,你不是找死嘛。所以说这些人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他们不值得同情。现在剩下在场的各位,就我的愿望说,你们里面最好一个共党也没有。不过愿望归愿望,在你们这些人里有没有共党分子还真不敢说,所以我只能委屈你们一下,让你们接受一次考验。大家放心,考验合格的人今天就可以回家,你们原来干什么还干什么,该发财的继续发财,我决不干涉。都明白了吧?明白了就出去集合。"

  "刘云出列。"一个"大沿帽"喊。姐姐站出来,跟着两个兵走了。

  "瞧没有,这女的就是在剧场里给咱们曝光的那个,她真是死硬分子,她咬死了一个字都不说。"

  "不说就给她上大刑。"

  "大刑都上过了,不管用。"

  "要这样,就从最小的着手,只要他开口就好办了。"

  "你还别看不起这最小的,他也是死硬派。那次我们用的招不少,他除了哭还是哭,他只说三句话,不知道,不懂,我知道玩,除了这三句就没词了。"

  "这一说,这次让他们一家子来也不一定能怎么样。"

  "哼,我看悬。"两个特务悄悄地闲聊。不一会儿又将大哥二哥和三哥分别叫了出去,最后才叫到母亲。母亲带着我进了刑讯室。

  "你是刘氏吗?"刑讯室的"大沿帽"问。

  "我就是。"母亲答。

  "我问你,你闺女是不是共产党?你给我说实话,如果你说实话我立即放了你,我不但放你,你的儿子我都放了,你看怎么样?你说,你的闺女是不是共产党?"

  "那好,我就说实话。她从小到大每天都在我的身边,我敢说她不是共产党,我们家跟共产党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儿子都跟我说了。"

  "他怎么说的?"

  "还用问,他说她姐姐是共产党。"

  "我不信。你说,是哪个混账儿子说的,你把他给我叫来,我问问他。"

  "这还用问……好吧,这一条算了。我告诉你,你闺女都招了,你还敢说不信?"

  "你把她叫出来,她当面说我就信。"

  "她呀,她跳河了,来不了了。""大沿帽"奸诈地一笑。母亲脸一沉说:"她一没犯法,二没做见不得人的事,她凭什么要跳河自杀?我实话告诉你,你的那一套我懂。人说话得有证据,我就不信她凭白无故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她又不是傻子,她怎么会拿自己的命当儿戏?"

  "你还别说,这儿有她写的字据。"

  "既然有字据,你拿来让我看看。"母亲说。

  "拿来就拿来。"大沿帽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

  "我不认识字,你给我念念。"

  "好,我就给你念:'我承认,我是共产党员,我的目的是探听你们的情报。'怎么样,服了吧?你看,这儿还有你闺女画的押,这儿还按着她的手印呢。"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