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2)

      第十三章   考验(3)


  "这是她写的字吗?"母亲问。

  "这还错得了?"

  "这肯定不是,我的闺女要能写出这手好字,她就不在营房待着了。我实话告诉你,她没上过学。她认识几个字,这没错。那是她陪着兄弟们读私塾时学了一点,可她得看孩子,得做饭,她哪有那么多时间学写字。所以说这篇字据肯定不是她写的,你骗不了我。"

  "你你,你个老东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招。""大沿帽"急了。

  母亲也急了:"没关系,有多少招你就使出来,姑奶奶我不怕。我告诉你说,我闺女都不怕,你让我服输没那个门。"

  "好啊,你,你敢跟我叫阵,来人,给她上大刑。""大沿帽"一句话,小特务过去就将母亲绑了。"妈!"我哭喊着就往前冲。"拦住他,别让他坏了咱们的事。""大沿帽"喊。

  "小铭不哭,你放心,他怎么样不了咱们。"

  "算了,算了,别费事了,你想想,她的闺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不招,你让她的妈招认不是白费劲吗?"一个匪兵说了实话。

  "也是,得,那我就便宜她一回。我告诉你老婆子,今天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这会儿我没功夫搭理你,往后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招,你等着瞧。放人。"大沿帽无奈,只好将母亲放了。这时,姐姐也回来了,娘几个这才回到了拘留室。

  话分两头,"大沿帽"说姐姐跳河的事一点不假,不过,这是他们的手段。姐姐被带进一个大门,门里有一座山石的影壁,影壁下边有一潭水,几个兵正逼着十几个妇女往水里跳。姐姐一到妇女们哭得更欢了,有的还在苦苦哀求。

  姐姐说,"各位大姐,先听我说两句。今天反正是死,要这样不如跳一回。这样死了就死了,闹好了说不定还能活。"

  "嗬,真有不要命的啊。好,我就看看你怎么跳。""大沿帽"说完,姐姐就跳了下去。她儿时常与同伴在河沿玩,下过水。哪想到这次用上了。她憋了一口气潜到水下,睁眼一看前方有光亮,便顺着光亮游了过去,上了岸才知道山石的后边是一个花园,一些先前游过来的妇女正在岸边等候呢。

  "好了,够数了。你们听着,这一关你们算过了。现在你们再过过这道关。你们顺着我的手指看,前边有一条马路,马路这边有一条小道,看见了吧。我现在让你们从小道走过去,过了小道往左拐,那边划着一条线,那是终点。你过了线就算赢。赢了就甭说了,输了没说的,两个字就是枪毙,明白吗?我还不怕你们跑,这儿只有一条路,我量你们也跑不了。我再告诉你们,小道这边有一头狗熊,如果它把你吃了可与我无关。我再补充一句。二十分钟之后,马路右边要过来一个哨兵,他比你们先到后你们就算输,那时候即使你们到了终点照样枪毙。明白吗?走吧。"

  妇女们一见狗熊就哭了,这狗熊在小道前边坐着,瞪着大眼正看着过来的人。姐姐向四外一望,右边有一棵槐树,树旁边放着一条扁担和一个铁桶,桶里的蜜蜂嗡嗡地飞。姐姐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人都说狗熊偷吃蜜,现在看它还是怕蜂蛰。既然如此,我就用这个方法把狗熊轰走。想到这儿姐姐用扁担吊着铁桶向狗熊逼来,狗熊一见蜜蜂忙进了小道,姐姐追出小道又往右边赶了一段距离,这才喊:"姐妹们,快走啊。"妇女们都看愣了,这时才明白过来,急忙穿过小道赶到终点。就这样,姐姐和这些妇女又逃过一劫。

  下午,门外开始点名:"刘林,你把你的人都带出来。"大哥只好带着家人出了拘留室。这时,外边已经有百十人站成了一队。刑侦处长站在前边说:"今天上午算你们赢了,你们还敢跟我走一趟吗?这一次要是赢了,我真的把你们放了。不过,这次过关可不容易。你们看见了,前边这条街叫长安街,这条街的东边是建国门,西边是复兴门,两个城门都有兵守着,你敢往前走一步就开枪,打死了与我没关系。另外,长安街北边所有的路口都封死了,你只要往路口迈一步,立马抓起来。往南的路倒没封,可以随便走,不过那得绕道。这次过关有时间限制,按时到达的算赢,迟到的算输,输了二话不说,当时就毙。我看,这一绕即使走到地方时间也到了,到时候照样是死,要那样还不如早死呢,早死还不受罪了。有人说了,路都堵死了,我们怎么走啊?这我不管,飞也行,窜房越脊也行,绕道也可以,有什么招都可以使出来。不过,我得警告你,我说的全是真的,不是跟你说着玩,你可以不信,不过,后悔可别赖我。我说了半天包子,到现在还没露馅呢,现在我就说说馅。你们的任务是穿过长安街,下午五点以前到达目的地。时间一到过去的就活,过不去的就死,走丢了的或迟到的我就不管了。怎么走法我说过了,脚丫子长在你的腿上,你爱怎么走怎么走,今天我看的就是你的能耐有多大。我补充一句,过去之后在什刹海公园门口等着,再让人给我捎个口信,明白了吗?好,现在是两点整,咱们五点见,解散。"

      第十三章   考验(4)


  "我们要是过去了,是不是就不杀我们了?"有人问。

  "当然了,我说话算话,你只要按时到达目的地我保证不杀。没问题就散了。"刑侦处长说完之后独自走了,被拘押的人也散了。母亲带着家人走上长安街开始发愁了:"这条街哪儿都过不去,怎么办呢?"

  姐姐说:"这样吧,他的话没准是瞎诈唬,成心让咱们不敢走。要这样咱们偏走。如果他说的是真话咱们再想办法。这样,您和小铭在这坐着不动,我们先探探路,他们俩往东,我和他往西,我们到两边的道口就回来。"说完之后大家就分头走了,可不多时间就垂着头回来了。

  "怎么样?过不去吗?"母亲问。

  "过不去。"

  "那边也过不去,路口都让他们把死了,看来要过关还真得想办法。"

  "那怎么办?咱们横竖不能飞过去吧。"母亲真犯了难。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有办法。"三哥说。

  "你一个毛孩子裹什么乱,这是大人的事,你不懂。"母亲说。

  "我真有办法嘛。"

  "那你说。"姐姐和大哥问。

  "是这样,我有一个同学,他跟我是同桌,他说他姥姥家就住在那座高门楼里。他还说他的老爷过去是国民党的大官,姓鲍,这会儿退休了。退休之后就住在这儿。他还给我写了一个纸条,让我上这儿找他玩。听他说,这里边地方大了,亭子,楼什么都有,美极了。"

  "有这样的事?那,纸条呢?"

  "我带着,就在铅笔盒里。"

  "快,快把纸条拿出来。"三哥将纸条翻了出来,大哥一看果然是他说的地址,连姓什么叫什么都写得清清楚楚,这才说:"天助我也!看来他说的还真是一招。妈,我看可以试试,说不定能行。"

  "这怎么行呢?人家是大官,咱们一进去,人家四面一围咱们还别跑了。"

  "这您就不知道了,国民党里也分派,就我所知道的里面反内战的多得是。如今路已经堵死了,咱们不走这条路肯定得死,走了说不定不死,是死是活就看咱们的运气了。按我说既然有路就应该试试。

  "是啊,不管怎么说咱们争了,即便死了也不埋怨谁,要是逃出来咱们就赚了,我看最好试试。"姐姐说。母亲也觉着有道理,点头同意了。大哥这才领着家人来到门楼前,朝卫兵一拱手说:"这位大哥请了。"

  "您有什么事吗?"卫兵问。

  "请问,这是鲍老将军的府上吗?"大哥问。

  "正是,您是……"

  "您家的老太爷是不是有个外孙子,从城里上您这儿来了,他姓赵。"

  "是,是。"

  "太好了。我们是进城串亲戚的,顺路到您的府上找一个人。您看,这是我的弟弟,他和那位公子是同学,还是同桌。放假之前他们俩约好了到这儿玩。放假之后他死缠着非要到城里来,没办法我们就来了。您看,这是那位公子写的纸条,上边还写着地址。"

  "哦,要这样我就给您回个话。您在这儿等一会儿,我马上给您回话去。"卫兵说。不多一会儿一位白发老人领着家人走了出来,那孩子一看见三哥,就连喊带蹦跑了过来:"刘歧,我正跟我姥爷说你呢,谁知道我正说着,你真的来了。"两孩子一到一块就热呼得不得了。老者一看忙迎了过来。

  "鲍将军,我们打搅您了,我这个孩子太顽皮,今天给您添乱了。"母亲说。

  "哪里,哪里,我这儿太静了,静得令人难受,所以我把这孩子给接来了,让他给我添个乐。今天有两个孩子在这儿添了乐趣,这点乱我打着灯笼都没地方找去。哪里说得上添乱二字。您里边请。"老者说。

  "这里地方真大呀。"母亲说。

  "是啊,您不知道,我买这个地方花的钱可不少。您看,我这儿有一片海叫南海,往北是中海,合起来叫中南海。您看见上边有个小岛了吗?那就是西太后圈光绪的地方。要不说这个地方值钱呢。从这往北就是北海公园,那个白塔就在北海公园里,从北海公园再往北就是什刹海,这是一连串的。跟您说吧,日本投降那会儿,这边到处是废墟和烂葬岗子,人都没几个。从日本投降开始,这地方不知道让谁给买了,从此这地方卖了买,买了卖,价码一下子就炒了起来。到我这儿都不知道炒了几个过了,所以说这银子花扯了。不瞒您说,我买了这块地方之后倒多了一块心病。这地方大是大,可一个人都没有,我想找人聊聊天都找不着,想下象棋都没人跟我下,您说我戎马一生,如今倒落得连个朋友都没有,您说我怎么受得了。所以说这所房产倒成了负担。您不来我真是一点乐趣都找不着。"老者说。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