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4)

      第十三章   考验(7)

      老者说:"算了,算了,今天的事是大事,刘小姐说话就免了吧。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他们家接到了一张传票,传票说让他们一家去刑侦处报到,他们到刑侦处之后,又让他们去什刹海集合,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务必到达目的地。可是,他们把所有的路口都堵死了,这就是说,集合的目的就是要要他们的命。就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这位公子记起我外孙写的纸条,就这样他们投奔我来了。当时我把他们往门外推也容易,我关上门该吃吃,该喝喝,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不过,他们出去必死无疑。您想,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能见死不救嘛。这样做,我对不起祖宗,也对不起良心。再说了,我戎马一生,什么时候缩过头,所以这事我得管。可这件事不光关系到他们家,也关系到在座的每位。事处理得好就什么事没有,处理不好谁也逃不出干系。所以我准备了两桌酒席,一是为大家送行,二是跟大家讨个对策。看看怎么把他们送走,再把你们也送出去,还得不露破绽。送你们也好说,我这儿有金牌,关键是这儿有亲戚又有外人,出一点错都不行。"

  "我说。我想您得让您的兵在您的庭院里整个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人埋伏着,要是没有最好,要是有的话您就得狠一点,一个不留,全给崩了。"

  "我同意他说的,我想您应当在后门侦察一下,看看外边有没有人注意您这儿,您根据外边的情况准备两手,第一手是在没有情况的条件下,您直接把他们送出去。不过,这一手悬了点。第二是您让他们从后门一个一个地走,或两个两个地出去,他们在指定地点集合。我看这样最稳当,这样我们就可以大胆地撤退,还不会引起怀疑。"人们踊跃发言,老者最后总结说:"太好了,咱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可一见面就像多少年没见面一样,说得这样热烈,这真是我没有预料的。既然大家都发了言,我就按大家说的去做,散会之后咱们按第二套方案做。一会儿你们先在客厅里等着,等他们走了之后我再送你们,这里我得嘱咐一句,不论是谁,也不论走到哪儿,打死了都不许提这事一个字,明白吗?"

  "您放心吧,这些我们都懂。"众人说。

  "要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实话,我就怕露馅,只要有一个人说漏了,我的脑袋也不能要了。我的一家人和我养的兵一个都别想活了。我戎马一生落得这个结果,您说我何苦来呢。"

  "咳,就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害了您。"母亲说。

  "不,您说的不对,不是你们害了我,您是提醒了我。您想啊,这儿是中南海边上,是天子脚下,过去是皇家必争之地。如今皇上虽然没有了,可照样是争权夺利的地方,您说我能待得安稳吗?过几天我赶紧走,这些房产能卖多少就卖多少,然后在偏远地方再买处房,离开这是非之地。我要是不离开这儿迟早一天脑袋就得掉。说真的,我得感谢我的外孙,要不是他约了朋友,我还真想不起这些事。好了,时间到了。大家都举起酒杯,喝完了酒,我该送各位出发了。来,干杯。"饮完了杯中酒,老者又问:"副官,外边的情况怎么样?"

  "没事,我亲自到外边打听了,您的亲家来的时候有人见过,他们来的事谁都不知道。我派的人侦察到了,除去长安街口特别紧之外,北边的街道跟平常一样,根本没人管。"

  "既然这样大家就上路吧。"老者说完,将我们一家送了出来。

  "鲍将军,您就别亲自送了。"母亲说。

  "您就别客气了,我这儿谁都知道来了亲戚。我送您的目的是掩外人耳目,免得生疑。所以我怎么都得送。"老者边走边聊,直至最后告别。

  下午四点半了,刑侦处长站在什刹海公园前面。"大沿帽"挨个点了名,没到的划了记号。

  "怎么回事呢?都这时间了,才到了十八个人。要这样看五点钟集合悬。"一个兵说。

  "我看您弄得太狠了,您把道口都堵死了,人家还怎么过来?"

  "这样吧,咱们延长到七点,七点钟再不到就活该了。听见了吗?"

      第十三章   考验(8)


  "行了。可有一样,我们都打了半天扑克了,您知道我们多难受啊。您再让我们蹲两钟头,这儿连个厕所都没有,您还不得把我们憋坏了。营长,您是不是让我们活动活动?"

  "是啊长官,我们走了大半天了,也得找个厕所放放水呀。"被押送的人也附合着说。

  "好好好,我就放你们一回,让你们进公园里去玩玩,在公园里你们爱在哪儿尿就在哪儿尿,没人管你。不过一样,七点之前你们必须到这儿集合,要是不到或是迟到了误了事可别说我不客气。你们别忘了来时咱们营长说的话,这一次是全城统一的行动,现在不管是东城西城南城和北城都一样,要是咱们这儿耽误了还好说,要是都耽误了那麻烦就大了。"

  "是,我们明白。不过,我们没钱怎么办?"一个士兵说。

  "没事,你们往里走就是了,没人拦你。"人们听了,各自散了。

  什刹海离老姨家很近,所以我早就知道什刹海,只是我没进去过。姐姐指着一个拱形牌楼上"什刹海公园"五个字告诉我,我才知道这是公园的门口。这个门口正对着一条大道,大道的左边是一片高低不平的土丘,土丘上全是绿地,那里树荫浓密,成了炎热世界里独有的凉爽之地。土丘上有一些弯弯曲曲的甬道,道旁还建了一些亭子和石碑,也安放了一些座椅供游人闲坐。树林里鸟儿喳喳不停地叫着,盖过了远处警车的呼啸声,使人几乎忘了这个危险的世界。在大道的右侧有一座小楼,外边搭着脚手架似乎正在翻修,一些泥瓦匠正在脚手架上干着活。再过去不远就是什刹海了,那里船儿静静地飘荡着,船上的人轻轻地划着桨,真像一幅美丽的画,身在这左山右水如诗如画的景色里怎么能不陶醉。可事实明摆着,我们是刑侦处押来接受考验的,前边生死未卜,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丢掉性命,这时谁还有心思欣赏那美丽的景色。

  进了大门母亲忙开了一个小会,为了避免特务混进人群,我们决定和外人总是分开走,走的时候彼此之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以便联络。一行人顺着甬道向绿地走去,母亲实在累了,决定到座椅上歇一会儿,可座在椅子上却捏着鼻子走开了。这时候人们才明白那个连长说的话"在公园里爱在哪儿尿就在哪儿尿,没人管。"于是有人在这儿也放了水,然后匆匆离开了。正在向前走的时候一个人忽然从旁边树林里钻出来挡住去路:"三姐,您怎么上这儿来了?嗬,一家子都来了,那还不上我们家?我们家就离这儿不远,几步就到了。"母亲定睛一看原来是老姨站在前边,忙低声说:"别喊。我告诉你,我们是有事,今天我们这几条命活得成活不成还不一定呢。我不骗你,是这么回事……"母亲将国民党下传票的事,直到来这儿的事简简单单说了一遍。

  "啊!有这么严重?要这样你们就跟我走,先到我那避一避,过后咱们再说。"

  "不成,今天我说什么也不能去,你不知道,他们就是朝着她来的。半年前她在一个剧院里揭露了国民党,如今他们还是接着那个茬来的。今天我要是跑了就正好中了他们的计了。"

  "哦?是这样。要这样我就帮不了你们了。这样吧,哪天刘安来我把你们的事告诉他,也让咱们娘家知道知道这件事,让他们也照应一下。即使你们不在了,也能让家里知道你们上哪儿去了。算了,今天你们既然来到这儿了就跟着我走一走,看看这个什刹海。说实在的,这个公园确实是美。你们不知道,这是外国人最爱来的地方,这儿一是景色美,二是离故宫近,离他们的使馆也不远,所以外国人最爱来这儿。不过这两年来这儿的人也少了。今天这儿还算是比较热闹的,不过,你们来得正巧,正是荷花开的时候,所以说你们是来着了。这样吧,我就带你们去荷花池那儿走走,等看完了荷花再回去也晚不了。"说罢,老姨在前边走,一家人在后边跟着,她边走边小声说。

  姐姐问,"老姨,您怎么上这儿来了?"

  "咳,这还用说,我的家就离这儿不远,你说我能不来吗。这儿我一天来八遍是夸大了点。可说实在的这儿我还真是常来,我一天要是不来一趟我就别扭。你们记得吧,西海打仗那会儿西海公园我就是一天得走八遍,那会儿我是在公园里捡破烂,就因为我捡破烂时我把公园院墙掏了个洞,后来你们就是从那个洞里跑出来的,要不是那个洞你们甭说上这儿来了,你们早去了东北让人家宰了烧成了灰了。后来西海公园让鬼子一把火烧了,如今只剩了点园林,成了没人去的地方,我还能去哪儿?我只能来这儿了。破烂我也捡点。上次我去你们家那会儿我就不做纸活了,我又把捡破烂这一招捡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我得想办法活呀。在这儿我是常客,所以看门的也不管我,我想进就进,想出去就出去,也不用打票,没人管我。"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