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6)

      第十三章   考验(11)

      "好,我就说两句,秦处长的话我就不重复了。可我得强调一下,前面就是敌人的封锁区,过了封锁区才是咱们的驻地,咱们必须齐心协力才能完成任务。今天是夜间行动,我希望大家跟上队伍。你们看,我的兵胳膊上都系着一条白毛巾,你跟上他们就掉不了队。只是大家动作要轻,一定不要惊醒敌人。另外,哪位要有意见或有什么办法,你可以让我的兵告诉我,我一定虚心接受。具体行动是这样,一会儿我一喊'解散',我的兵以班为单位站成一排,大家就站在他们的后边。你跟在哪班后头就是哪班的人,串班就是违犯纪律。那时候我二话不说,当时就毙,到时候谁求情都不行。我的话说完了,好了,解散。"郭营长一声命令,队伍行动了起来。

  前边传来了命令:"往后传,前边就是封锁线,大家一定要跟上队伍,别乱跑。"人们听了以后轻手轻脚地继续向前运动。队伍刚过封锁线一半,突然四面的探照灯都亮了起来,子弹像雨点一样向队伍泼来,走在前边的人都倒下了。"冲啊,冲过去就是胜利。"督阵兵还逼着人往前冲,冲的结果和刚才一样,又死了不少人,这时队伍才停了下来。营长说:"看来硬拼不行,咱们得想办法。张连长,你说说有什么办法。"

  "我看,咱们得先打这些灯,灯不灭咱们的能耐再大也冲不过去。"

  "我看也是。"

  "那好,咱们就先打灯。一会儿灯一灭,你们就带着队伍往前冲。狙击手准备,目标是这些灯,给我打。"营长刚下命令,那些灯突然都灭了,之后才听到枪声。就在这时只听营长一声喊:"弟兄们,冲啊。"命令一下,真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一下子人们都冲过了封锁线。这时,就听有人说:"阿弥陀佛,我终于活着过来了。"

  "你呀,你还别高兴,我估计后边还得有事。你忘了,这是考验,他们不杀光咱们不会歇心的。你注意那些解放军的军装没有?我注意了,他们的军装都是全新的。你想,如果他们是真的解放军,他们得行军打仗,这些军装怎么会那么新?所以说解放军全是他们扮的。后来,灭灯的时候也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是一下子都灭了,灭了灯之后才开的枪,这就说明这些灯是关灭的,不是打灭的。"

  "噢,你不说我倒忘了。原来这是成心要咱们的命。我看见了,死的全是咱们的人,他们连根毛都没碰着。再说了,也没这样打仗的。明明前边是死路,你还逼着人往前冲,咱们能不死嘛。"就在这时,只听"嘘"的一声,再没人说话了。营长出来训话:"弟兄们,咱们胜利了。看来,解放军也不过这点本事,咱们好歹一冲就能冲过去。所以说,解放军也没什么可怕的。好了,咱们过了这道封锁线就离驻地不远了,我希望大家再努把力,再坚持一下就到家了。各位,跟我走啊。"营长说完,队伍开始继续前进。就在这时,四面八方突然亮起了探照灯,行进的队伍全部暴露在灯光之下。同时,有人喊:"国军弟兄们,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被包围了,你们已经进了我们的包围圈,没路可走了。现在,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国军弟兄们,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考虑,十分钟之后,愿意投降的弟兄举着枪走进附近的屋里就可以了,屋里有人接待你们。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保证不杀你们。你们有愿意当兵的可以继续当兵,不愿意当兵的我们可以发路费让你们回家。我就说这么多,现在请你们思考十分钟。"这时,营长悄悄说:"弟兄们,不能等十分钟了,再等就出不去了。我看,咱们得给他来个冷不防,咱们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还能赚一个。各位,跟着我冲,冲出去就是胜利。"营长一声令下,百姓们跟着这些兵快速冲了过去。这时候机枪响了,没听见营长讲话的,反应迟钝点的和犹豫不决的人都倒下了。进旁边屋子里投降的人也没出来一个。

  这时,营长长舒了一口气说:"好了,这儿探照灯照不着,咱们可以喘口气了。现在各班查查减员情况。"

  "报告,我们班减员不多,可子弹快没了。"

      第十三章   考验(12)

      "我们班没有减员,可我们带的老百姓都没了。现在最发愁的是子弹太少。"

  "我们班减员一个,老百姓减员不少,现在还没统计出具体数字。"

  "我们班的老百姓都死光了。"

  "好了,看来咱们的子弹都不多了,没有子弹这仗还怎么打。刚才我观察过了,前边的这栋房是敌人的军械库,只要拿下这栋房屋为弹药就不用咱们发愁了。咱们折腾了一宿都累了,到了军械库咱们正好休息。弟兄们,目标,这栋房屋,跟我冲。"人们迅速占领了这栋房屋。

  进了屋营长才说:"大家都看见了,咱们进了屋他们就不打了,看来,敌人是没摸清咱们的目的,更不清楚咱们有多少人。我看,在敌人糊涂的时候,不如干脆在这儿休息一小时,一方面咱们可以以逸待劳,同时还补充了弹药。一小时之后咱们的体力就恢复了,可敌人紧张了一个小时,精神都疲惫了,趁那时候咱们再给他个出其不意,这样,保证大家都能冲出去。好了,该补充弹药的补充弹药,没事的可以休息了。"奔跑了半宿的人们都累乏了,没用两分钟屋里就响起了鼾声。一小时到了,营长叫醒人们之后说:"弟兄们,现在是考验咱们的时候了,我决定,马上冲出这座房子,队伍冲出之后,咱们到前边的沟里集合。大家跟我来。"人们迅速撤离了这所房屋,等到对方的枪声响起来的时候,部队已经撤出去了。我们在沟里整顿了一下队伍,又继续行进了。这时候人们又饿又累,只能拖着两条腿一点一点往前挪动。营长还不断鼓励着大家:"大家看,前边是一个村子,进了村就可以休息了。大家放心,这里不会再出事了。"

  目的地到了,营长统计了减员数字之后,命令以排为单位向村里行进。可到了村里才发现村里空无一人,才知道是中计了。他忙喊了一声:"坏了,咱们中计了,看来敌人早有准备。这事怨我,头两天我还在这儿侦察过,怎么这么两天就忘光了。是这样,这是游击队的一个基地。你们看见这块开阔地了吧,那里是他们摆的地雷阵,咱们进一个就得死一个。从这往西是他们的驻地,看来,咱们只能向东突围。大家听着,前边的树下,撵子的下边都有暗堡,绝对不能接近,咱们唯一能走的路就是穿过这些坟圈子,坟圈子那边有一道长廊,过了长廊就安全了。另外,那些房子千万不能靠近,那里都埋着地雷,靠近了必死无疑。我再说一句,现在是夜间行动,咱们的动作要轻,要是惊动了敌人咱们还得受损失,闹不好咱们得全军覆没,明白吗?我再说一句,咱们刚到这儿,敌人还没发觉,我看,趁这机会突围没有问题,可若再迟一点我就不敢说了。好了,大家跟我来。"队伍在营长的带领下开始向坟地运动。哪知道队伍刚走进坟地里四面就响起了枪,营长忙喊:"不好,敌人有埋伏,快突围。快上长廊,过了长廊就没事了。快!"人们跟着营长拼着命冲过长廊,迟一点的都倒下了。最后营长也不点名了,让人们在荒郊野外休息。至于又死了多少人谁也不清楚。

  军号声响起,惊醒了熟睡的人们。营长在阳光下开始训话:"乡亲们,国军弟兄们,昨天我们进行了一次军民大转移,虽然这次行动不太顺利,但还是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这点还是值得庆贺的。这次行动死了很多人,国军里也死了不少,老百姓就更甭说,这点我的心里也非常难过。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必再伤心了。现在咱们分析一下,为什么行动当中会死那么多人?哪位回答?没人说?那我说了。原因很简单,就是有的人该冲不冲,该向前时不向前,拖咱们的后腿,有的人还看热闹,有的还临阵脱逃,还有的举手投降。你们想想,这是军事行动,枪林弹雨里你不向前冲能不死嘛,投降的就更甭说,所以说这些人就是该死。所以,我必须再明确一下纪律,你不遵守纪律就是死罪。好了,这话就不说了。大家顺我的手向前看,前边是一个村子,现在村里的人都跑光了,咱们正好在里边休息。这样,两小时之后咱们重新集合。好了,进村吧。"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