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7)

      第十三章考验   (13)

      两小时过去了,营长又站在队伍的前边。他说:"大家睡了两钟头,精神已经恢复了吧。既然精神恢复了就应该找点事干了。我理解大家的肚子都饿了,可是,你站着饿,蹲着也饿,要这样还不如搞点有意义的活动,消磨消磨时间。说实在的,我和我的兵跟你们一样,也饿,所以大家就别抱怨了。我想这样,咱们以排为单位开个民主会,说说今天夜里的事,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说错了我给你兜着。这样,各排带着你的人进前边的几栋房屋,这些老百姓也安排在排里,让他们也提提意见,这样对提高咱们的战斗力肯定是有好处的。好了,各排的排长把队伍带出去吧。"

  民主会开始了,一开始没人发言,后来,在排长的逼迫下,年轻人们沉不住气了,他们纷纷将肚子里的怨气倒了出来。哪想到,排长火了,硬说他们是赤色宣传。一来二去闹到营长那里。不久,队伍又集合了。刑侦处长又站在队列的前边:"看来提意见的不少,这样,把提意见的人都带上来。"年轻人们出列站成一排。他得意地说:"好啊,有意见跟我说,我可以当面回答你。说呀,怎么哑巴了。我早知道,我不在这儿你们得造反,现在我都看见了,你还怎么说?来人,把他们拉下去毙了。"年轻人们骂着被带走了,枪声之后,再没有了任何声音。刑侦处长接着又说:"你们都看见了,这些人至死还骂我们,你还敢说他们不是共党?他们不但是共党,还是共党里的死硬派,所以我就得杀。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这些人他妈的没一个是好东西,对你们这号人我就得杀。拿长安街那段事来说,我把长安街的两头和向北的道口都堵死了,我让你们去什刹海集合,目的就是想看看你们怎么穿过这条街,你们跟谁有联系。我万万没料到能过来这么多人。这一宿死了那么多人,可现在还有这么些。可见你们是让人家放过来的。当时我问你们'你怎么过来的?'奇怪,我问谁谁都不说。就冲这'不说',你们就是共产党。我透个底吧,这次行动里我的兵死了三个,看来是中流弹死的,否则他们也死不了。死的都是你们这些人。你们要问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大概忘了,我的兵胳膊上系着白毛巾,原因就出在这条毛巾上。明白了吧。哈哈……"

  他狞笑着又说:"我告诉你们吧,这次行动是我亲手策划的,我的目的就是要考验你们是不是共产党?你们对党国忠不忠?一考验就露馅了,有的不往前冲,有的看热闹。有的临阵脱逃,有的投降,有的怪话连篇。所以说这些人早就该死,死有余辜。刚才那小子还骂我说是我把你们往死路上逼,不过,这一点不错。不光是这儿,南城、北城、东城、西城这两天都这样。我把南城的人调到北城,把东城的人调到西城,目的就是要把你们斩尽杀绝。你想啊,南城是你们的故乡,哪能藏,哪能躲,哪有地道你们全都清楚,甚至那的一草一木都能给你帮忙,你说,在那儿我哪杀得成。所以我把你们调了过来,在这儿谁也帮不了你们,明白了吧。我再告诉你们,别看你们折腾了半天,其实你们都没出这座城,那些'解放军'全是我的人装扮的,谁投降我杀谁,你们没投降的还占便宜了。不说了。你们该干吗干吗去,我也该走了。再见。"刑侦处长带着两个兵走了。此后,人们重新被带到了剧场里。

  半夜里响起了集合号,人们赶忙站好队,"大沿帽"站在前边开始训话:"你们辛苦了。昨天我们进行了一次军事行动,考验你们是不是共产党,经过考验你们这些人都是好样的。不过,我还得考验你们一次。大家放心,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这次过了关,我可以用脑袋担保你不是共产党,从今往后我们再不找你的麻烦。都明白了吗?你们看见了,在你们的前边放着饭和菜,饭一个人只能吃一碗。我给你们十分钟吃饭时间,过了十分钟就不等了。好了,现在开始。"时间到了,"大沿帽"说:"大家听着,今天咱们搞的是夜间行动,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得为你们订一条纪律,行动当中不许逃跑,不许掉队,谁要逃跑或掉了队可别说我不客气。再有,夜里的情况多变,所以我要求你们必须听指挥。一连长,该你了,你安排吧。"

      第十三章   考验(14)


  "是。一排长。"

  "到。"

  "任务都明白吗?"

  "明白。"

  "明白就行,要是跑了一个,我就要你的脑袋。"

  "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去多少保证回来多少,一个也少不了。"

  "那好,你带着人先走,我随后就跟上,上路吧。"

  "是。乡亲们,跟我走啊。"匪排长一声喊,队伍穿过一座(城)门洞向野外走去。正行进的时候,突然四面响起了枪声,这些兵有的倒下了,其余的且战且走,匪排长一声口令:"弟兄们,他们人多,咱好汉不吃眼前亏,跟我撤!"这些兵一下子都跑了。这时游击队与被押的人合成了一队,形成了一支不小的队伍。

  "弟兄们,咱们胜利了。今天我的人就是少点,否则我非继续追下去,端了他们的老窝不可。可是现在哪儿都那么黑,要是遇上伏兵就麻烦了,所以还不如收兵回营算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是胜利,我们的力量没有损失,还解救了这么多弟兄,这对咱们扩大影响和壮大队伍都很有利,这就是收获。所以咱们见好就收,现在就收兵。我看这样,一小队打前站,二小队保着这些弟兄回营,三小队断后。乡亲们要受点委屈,因为我们的营地在对岸,这儿没有桥,所以只能让大家趟水过去,不知道你们有困难没有?不要紧,这条河不深,水也不凉,大家互相搀扶着肯定过得去。说到这儿,我得提一个要求,希望在行进当中互相照应着点,不要掉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答:做得到。)好,既然这样我就决定了。一小队先走,一小队走了之后咱们再走。出发吧。"游击队队长的话一说完,队伍就开始行动了。经过一段路程,队伍被带进一座山村,在一所宅院前边停了下来。黑暗中隐约可见周围的的房子都没有房顶,惟有这所宅院完好无损,房屋和院墙都是用鹅卵石垒的。这时游击队队长低声说:"好了,这就是我们的队部。要是到齐了,就可以进来了。"

  "到齐了。可以进了。"一个队员说。

  "那好,请进吧,这就是咱们的家。我先说几句,这是村公所,是我们办公的地方。大家看见了,周围的房都没有房顶,这是怎么回事呢?这话说来就长了。有一回国民党把村子包围了,我们的队员边打边撤,就撤到这所院子里。您想啊,这是最后的根据地,我们的轻重武器都在这儿,这儿一丢我们这支队伍就完了,所以我们的队员豁出命跟他们拼了。就这样打了一宿,敌人一看灭不了我们,只好撤了。就这样,我们用生命保住了这个村公所,保住了这片根据地。我们游击队之所以能如此团结,和那次战斗有直接的关系。闲话少说,还是快些进来休息为是。这里我还得啰嗦几句。现在是半夜,人家都在睡觉,所以大家的动作要轻,千万别踢翻了什么,要是产生动静,引来敌人就坏事了。好了。请进吧。有话咱们里边说去。"游击队队长说完后,人们鱼贯而入从角门走进正屋。经过其他房间的一瞬间,我们产生了疑问。只见房间的各处都点着油灯,灯光下能看见四周的射击孔。屋子里有锅灶和盛粮食的家具,可里边一粒粮食都没有,水也没有,桌子凳子也没有。细心的人总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翻翻盆罐,翻翻柜子,在锅底下摸摸,然后默默地走进院子。到院里才看清,这房是北房五间,两边有东西厢房各两间,在东配房的南边放着一个碾子,远处就看不清了。一个队员提着马灯走了过来,他说:"各位受惊了。这是村公所,也是我们游击队的大队部。你们来到这儿就是到家了,在这儿放心,别的地方是'不问国是',在咱们这儿有什么心里话都可以随便说。三一群两一伙,许多人一起说都行。大家尽管放心,这里绝对安全。不过,我得提醒一句,现在是半夜,你们的声音千万不要太大了,要是把敌人招来,我们就没办法了。你们都看见了,这边是北房五间,两边是东西配房,配房两边是我们的弹药库和档案库房,那边都不能去,一是危险,二是保密文件在那儿,所以大家只能在这个院里活动。解手可以走得远一点,不过,别走太远了。这样,我给你们留下这个灯,有事可以照个亮。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我只能留下这个,大家凑合点算了。我就说这么多。另外,一会儿我们的队员要为你们送开水,他们来的时候你们就别客气了。另外,我们队长要为大家讲话,讲话的时候就不必鼓掌了。我就啰嗦这么多,现在我得回去复命了,各位就踏踏实实休息吧。"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