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8)

      第十三章   考验(15)

      这话说了不多一会儿,几个队员就提着水壶走了过来,他们又是倒水,又是唠家常,热情洋溢自不必说。我们母子独自找了一块平地休息,趁人们聊得正欢,大哥小声说:"妈,您叫他们过来,我有话说。"一家人忙凑了过来:"刚才的情况来得太突然,我怕咱们没防备,所以开个小会。咱们来之前我怕他们再施诡计,所以一路上我一直留着心。后来过河的时候,我看见一棵树下有两个人在对火,我透过火光一看,那两个人一个戴着大沿帽,另一个就像这个游击队长,我一看就明白了,我想他们准是又使什么花招。后来游击队把咱们劫了,我的心又一动,我想,怪呀,刑侦处的兵不少,武器也比游击队强,怎么会打不过游击队呢?再说游击队的人不多呀。所以说这绝对是他们使的计。"

  "啊!闹了半天咱们还在他们手里呀?"母亲惊讶地说。

  "这绝对错不了,过河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这条河,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宣武门外的护城河,我每天上下班都都得沿着这河走,这骗不了我。现在咱们就在城里,城里哪来的山村。您想想,怎么那么巧游击队就把咱们劫了,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再说,这些兵步枪机枪什么都有,游击队哪比得过他们。再说了,这仗也没怎么打,我都没看见谁受伤,您说这不是假局子是什么。您看看这些队员,一个个都是年轻小伙,连一个妇女都没有,明摆着这是骗人嘛。您听我的,一会儿咱们都睡觉,睡不着也装睡,他们说出大天来咱们也别信,就肯定什么事都没有。"姐姐接了话茬:"他说得对,我刚才从房子里路过的时候,特别注意房子里都有什么,我一看什么都没有,那怎么做饭?屋里倒是有锅灶,可里边没有柴草,锅都是新的,下边一点灰都没有,罐子里也没有米,这就是说这房子里一点烟火都没动过。那您说开水是从哪儿来的?当时我只是心里想想,没敢说出来。"

  "我说也是。他说两边是弹药库和档案库,有保密文件。我想:不就是游击队嘛,能有多少秘密,还建个档案库?我看他们就是想限制咱们的行动,怕咱们把他们的阴谋看穿了。再说了,他们为什么只给水喝,不给吃的?我看这里就有鬼。"二哥说。

  "说得好,既然咱们都看出来,我就放心了。"大哥说。

  "你们都听着,现在咱们都睡觉,一会儿谁要问你看见什么,你就给他个一问三不知。听见了吗?"母亲说。

  "听见了。"三哥和小铭回答。"那好,休息吧。"

  一会儿游击队队长站了起来说:"同志们,你们吃苦了。在进院之前我已经介绍过这支队伍的成长经历,现在我就不再重复了。现在你们已经进了村公所,咱们已经是一家人,那我就无话不说了。我们'京西游击队'是从人民中间发展起来的,没有人民就没有我们。所以说人民离不开我们,我们更离不开人民。我们今天打了胜仗,这一仗虽然没有缴获枪支,可我们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又解救了亲人,这就是成绩,这是咱们共同的成绩。"

  "毛主席万岁!"

  "共产党万岁!"有人带头喊起了口号。一时间大院里充满了热烈的气氛。

  "大家都知道,我们游击队最需要的是人,只要有了人不论敌人有多么强大,我们都能对付。过去我们打过不少仗,每一仗都缴获了武器,都有人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就这样从开始的几个人渐渐地发展壮大,直至发展成现在这个规模。所以说,没有人民这支队伍就不存在。今天我给你们也发些枪,这样咱们的力量就会更强大,要那样用不了几年就可以推翻国民党,咱们就能早一天得解放,大家说是不是啊?"(回答:是。)他接着说:"我现在提议,有愿意参加游击队的就站出来。你们看见了,那边有一张桌子,你在那报名之后就在那儿领枪,领子弹,那时候你就是我们的一个成员了。我提前声明,这个事是自觉自愿的,如若你不想参加,我也不勉强你。有人说了,打仗多可怕呀?说实在的,打仗没什么可怕的。我们这些人都打过,我们是一起打仗,要是孤零零一个人当然怕了。我们这些人天天在一起,可以说是'生在一起,死在一起',有这样的集体我们还怕什么。所以说你们甭怕。为了打倒蒋介石,推翻旧世界,为了过好日子舍命值得。好,想参加游击队的同志可以报名了。"

      第十三章   考验(16)

      "我参加。"不少人都报了名,领了枪。就在这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阵枪声和狗叫声,一个队员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大队长,不好了,敌人把村子包围了。"

  "怎么回事?你慢点说。"

  "是这么回事,刚才我们让敌人摸了哨,现在敌人已经包围了村子,估计一会儿就得到这儿,您快准备吧。"

  "这么快!看来咱们真得动真格的了。传我的命令,全体人员,做好战斗准备。快!"

  "是。"这个人说完走了。

  "各位,你们是新队员,本来今天不该让你们参加战斗,可我们遇上特殊情况,我只能让你们和我一起参加战斗,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敌人占领咱们的指挥部。快,没枪的都藏起来,有枪的你们随便找个地方跟他们打。这座房子里多去几个人,这几位跟我来。"说时迟那时快,人们各自去了自己的地方,就在这时敌人闯了进来。院子里亮起了火把,将这块天地照得通亮。

  "给我狠狠地打!那座房子里的人一个别留,都给我钉死在里边。"敌人一边喊一边打了过来,屋里的枪倒响了几声,打死了一个敌人,其余的全放了空枪,最后,这些人都被打死了。战斗结束了。在火把的照耀下敌营长又站了出来:"都出来吧,别藏着了。"人们只好出来站队。

  "报数。"

  "一,二,三……"

  "好了,一连长,你看看死的是不是三十五人,是的话就对了。"一连长去不多时跑过来说:"报告营长,是三十五个,一个不少。"

  "行了,人没少就行。"他接着说:"乡亲们,你们经过了血与火的战斗,大概现在还心有余悸。不过,我得告诉你们,这场战斗是我安排的,从你们被游击队救走,直到战斗结束都是对你们的考验。你们往这边看,这位就是游击队大队长,这些就是你们见过的游击队员。刚才,领头喊口号的就是这位,他喊口号的目的就是让你们热起来,明白是了吧。"他把脸转向这些人:"弟兄们辛苦了。你们扮的游击队还真像,要不仔细瞧我还真认不出来。你们表现得不错,今天完了事我得好好请请你们。你们有受伤的没有?"

  "我们连点皮都没伤着,倒是您的兵有两个受了轻伤,还有一个死的。不瞒您说,我发给他们的枪都是不要的老套铳,一点准头都没有,发的子弹多半是臭子。就是您那儿的三位不知道是怎么碰上的,这您别怨我们。"

  "不不,我怨你们干嘛。怎么说也是打仗,打仗就免不了伤人。你们放心,我决不计较你们。这样吧,今天我请你们去全聚德,我让你们往饱了吃。这会儿你们休息去吧。"特务们听了高兴地走了。他接着又说:"报名参加游击队的给我站出来!妈的,你连敌友都分不清楚,不是往死上找吗?我告诉你们,这儿有底子,你姓字名谁白纸黑字都写着呢,你想不认账都没门。那些跟游击队打得火热的,骂我们的和喊口号的也站出来,今天我一个不饶。"

  "啊!原来这些都是阴谋。"这时候人们才醒悟过来,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报了名的人排了队,聊闲天的人还心存侥幸。"人数不够。来人,给我搜。"营长喊。这时就听有人喊:"您别急,我们早把这些人盯上了。"话音刚落,一群特务钻出人群扭出好多人来,带过来的人当时就减了一半。"啊?我身边的人是特务。"人们都惊呆了。枪声响了,从这时起谁都不愿意再说话了。

  "你们都看见了,跟我作对就是这个下场。好了,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这样,天亮之前我再考验你们一次,要是这次再通过了,我用我的脑袋证明你是好人,还把你们送到家。好了,我们也该休息了。弟兄们,撤。"营长一声口令之后,部队都撤了。

  随着军号声再次响起人们睁开了疲惫的眼睛。这时,旭日已经东升了,在阳光的照耀下人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自己坐的地方只是院子的一个角落,这里已经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起来了。在东配房的南边有一台碾子,碾台下一点人畜走动的痕迹都没有,看来也是骗人的摆设。碾子的南边搭着一个高高的台,台上拉着红色横幅,四面还贴着标语,似乎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只是现在台子周围埋伏着许多兵,枪口都对着台上,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