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现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刘志峰《北平记忆》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考验(9)

      第十三章   考验(17)

      百姓们又集合了,匪营长站在前边说:"我今天把你们请到这儿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你们看看我军的阵容。你们看,这就是我的队伍,他们是青一色的美式装备,这些枪可以连发,他们的手指一勾,你们身上就得穿八个窟窿。第二个目的是对你们进行最后一次考验。考验是这样的,过去你们都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那就算了。今天我不管过去的事,我就看这一次。那边有个台,台上拉着横幅看见了吗?台的下边都是我的兵,他们的枪口都对着台上。我说明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这座台曾经是游击队庆祝胜利的地方,我今天就用这座台来考验你们说不说实话。你要不是共产党就请站到台上去。不敢说就算默认自己是共产党,你可以留在这儿不动,就这么简单。今天你再不说实话,后果我就不说了。反正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现在我就问一句,有说不是共产党的没有?"

  人们听了免不了心里发毛,你说实话就得站台上去,那样,枪一响就得死。不说实话吧,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天呐,这到底是让人说实话,还是不让人说实话呢?姐姐想了想:不是死,就是活,该死的活不了,该活的死不了。于是斩钉截铁地说:"我说,我不是共产党。"

  "我们都不是。"母亲和哥哥们都喊。

  "那好,既然你们都说自己不是共产党,那我就对不住了。请上台吧。"他又问:"谁还不是?"一个壮汉喊:"各位,人家妇女都不怕,咱们还怕什么,走啊。"话音刚落,一帮人又站了出来。不一会儿台上就聚集了好几十人。

  "还有说的没有?"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吓懵了,谁也不知道说,还是不说。

  "我不是,我认了。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一个男子说完也上了台。

  "我再问一遍,还有说的没有?没说的我就执行了。好了,既然都不说,我就不客气了。弟兄们,听我的口令,各就位……"他的口令一下,台下的士兵突然调转了枪口,对准了台下的人。

  "啊!我的妈,他们对着咱们来了。这不是成心要咱们的命吗!"

  "天呐!完了。老天爷怎么不睁眼啊。"

  "咱们上当了,这是成心让咱们往套里钻,早知这样我还不如站过去呢。"

  "你们这些孙子,你们有不了好下场,等解放军到这儿,我们活吃了你。"

  "咳咳咳,你喊什么喊,我没让你站在这儿,按我的想法你们都站到台上去我才高兴呢,可你们非得站到台下,这也怨我?得了,您就认命吧。"匪营长阴阳怪气地说。

  "我日你姥姥,你太欺负人了,我们老百姓没招你没惹你,你这样涮我们。你等着,今天你让我们死,明天你们就得亡!"人们气得骂了起来:

  "共产党,你们快来呀!你们为我们申冤呐!"

  "预备!开始!"匪营长一声命令,台下的人都倒下了。这时匪营长走过来说:"各位下来吧,没事了。我祝贺你们,这道关你们通过了。不过,你们还得受点委屈,今天晚上天黑的时候我才能让你们回家。你们放心,天黑的时候我一个都不留。"就这样一行人又战战兢兢地等了一天。

  天黑了,匪营长才说:"这两天你们吃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惊吓,这我理解,这里我向你们道歉。这样也好,咱们不打不相识,从现在起我再不怀疑你们是共产党了,你们踏踏实实过日子,我再不找你们的麻烦了。不过,我还得订一条纪律,免得节外生枝再出事故。回去的路上你们怎么走,走的快慢我都不管,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准说话,不准交头接耳,违背这一条就是死罪,这绝对不是吓唬你。我估计路上得有人蹦出来,所以我警告你,我在路上设了眼线,你别不提防着。今天咱们说不定还能见一面,那时候我就不客气了,我该杀就杀,违反纪律的我定斩不饶。另外再说一句,回去之后谁要是将这几天的事向外透露一点,结果你自己负责,都明白了吗?(答:"明白。")

  "明白就好,那就出发吧,祝你们好运。"匪营长说罢,人们开始行动了。因为连日的惊吓和恐惧,饥饿疲劳和沮丧的人们都打不起精神说话,再说,匪营长有言在先,谁敢违抗命令。人们默默地走着,这点人足足拖出了二百米的距离。倒是前边的人很自觉,非等到后边的人到齐了才继续前行。过了宣武门外的大石桥就离营房不远了,眼见得回家有望,人们不由得振奋起来了。一个壮汉喊了一声:"各位,再往前就到家了,要这样不如咱们结伴而行吧,咱们走得有劲,也快。"

      第十三章    考验(18)

      "不行吧,人家不让咱们说话。咱们结伴而行,不是自找麻烦嘛。"有人说。

  "唉呀,你也太小心了。刚才我特别注意了,这一路上连个人毛都没有,什么眼线,纯粹是吓唬人。再说了,深更半夜连个人都没有,谁敢跑这儿当眼线来?要跑出一只狼还不得把他们吃了,要碰上游击队连尸首都找不着,所以说他们也怕。你听我说,什么事都没有。"壮汉的话说得有理,所以人们放宽了心,三一群两一伙走起来,说话声音越来越大,有时候还骂几声。过了三庙登上了土坡就是营房地界了。壮汉高兴得喊:"好了,到家了,各位,跟我上啊。"

  "噢,到家了。上啊!"人们兴奋得忘了饥饿和疲劳,拼力向坡顶冲去。到坡顶一看,前边的空地上一片通亮,好多人聚集在一所茅草棚下,有的摔跤,有的打拳,有的舞枪弄棒,有的站脚助威,叫好声不绝于耳。

  "怪呀,现在聚众都不许,怎么这些人深更半夜在这儿练武?"

  "是啊,过去这是常事。我们营房就有练武的,他们常常连夜不归。自从日本人来了之后这种事就再没有了。"

  "我看,没准又是圈套。"

  "对,这就是眼线,是专为咱们准备的。您看,这儿正是咱们这些人四散分开的地方,这不是冲着咱们来是什么?"

  "唉呀呀,我看你们多心了。武林的规矩你们不懂,我懂。你们看,那圈里摆着家什,有练枪的,有练刀的,有打拳的,完全是武林那一套。所以我敢肯定,这是武林的人在切磋武艺。再说了,强龙还压不住地头蛇呢,这儿是咱们的地盘,国民党再横,也得跟咱们客气点。"壮汉说。

  "我看这话不妥,这几天你还看不出来啊,咱们是漏网之鱼。咱们的命是在人家的手心里,稍一疏忽命就得没。如今咱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别再为这点小事再栽到河沟里。依我说,咱们别贪热闹,他们练武不练武与咱们无关,咱各回各家算了。"一位老者说。

  "您还别拿死吓唬我,我是练武的,在学武的时候我就把生死搁在脑后了,您说我还怕什么。要说怕我也有,我最怕的是坏了名声,可我还真的做过一件不光彩的事,这事我不说您不知道,一说保准得吓您一跳。您还记得营房李老太爷死的那件事吧?"

  "啊,记得,李老太爷是陈瘸子用毒酒给药死的。"

  "我说的就是那件事,这件事我要是不说出来,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您记得老太爷的教头在土地庙前边打架的事吗?那场架就是我起的头儿。我怎么说呢,那次陈瘸子给我塞了不少钱,我一想,谁给我钱我就给谁干呗,这样我就跟他们干了一仗。后来,陈瘸子勾结日本鬼子在土地庙又搞了一场大屠杀,杀了好几千人,我这才知道陈瘸子是汉奸,我是被他利用了。因为干了这件事,我后悔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可我又不愿意不明不白地死。就因为心里自责,这些年我成年吃不好睡不安。我跟别人说吧,又怕人家骂我是汉奸,不说吧,我心里堵得慌。如今我把这事的原委说出来,您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怕死了。死我不怕,我最怕的就是窝窝囊囊地死。今天上午我就这样想,所以我喊了一声'上啊'。谁知道我没死成,那些人倒死了。咳,他们太可怜了。"壮汉说。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依我看,这事你没必要自责,你挣的是这份钱,人家花钱雇你,你就得打,你要是不打,你拿什么养你的武馆?那场架没打死人就不能怨你。再说了,土地庙大屠杀的时候你没去,就不能说你是汉奸。"

  "是啊,那一仗幸亏是没打死人,要是打死了人我的罪孽就更大了。如今那些教头都走了,直到今天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如果他们不走,我情愿去负荆请罪。"

  "我真走不动了,咱们不看他们练武,就去那儿讨口水喝,行不行?"有的人说。

  "是啊,咱们就讨口水喝,喝完水咱们各奔东西还不行。"

  "我看,行,反正是离家不远了,你们远处的到了营房,再一出溜也就到家了。依我看咱们大难一场,能聚在一起这么多天也是咱们的缘分,既然这样就过去喝口水,喘口气,我估计没什么妨碍。"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