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湿地保护   
[0] 评论[0] 编辑

从转产搬迁到生态补偿:鄱阳湖候鸟保护观经历变迁

      新华网江西频道5月26日电(记者罗鑫)世界环境日临近,江西鄱阳湖畔的吴城小学迎来了一位特殊客人——一只由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扮演的“大白鹤”。下课铃声刚响,一群孩子欢呼着将“大白鹤”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白鹤是当今地球上极度濒危的物种之一,以‘白鹤’自述的形式与孩子们互动,旨在从小提高孩子们的保护生态意识,加强对珍稀候鸟的认识与热爱。”工作人员舒国雷说。

    鄱阳湖是国际重要湿地和亚洲最大的候鸟栖息地。每年秋末冬初,成千上万只候鸟,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国、日本、朝鲜以及中国东北、西北等地飞抵鄱阳湖越冬。在此越冬的白鹤占全球总量的95%,直到来年春季方才逐渐离去。

    5月底,白鹤、白枕鹤、鸿雁等越冬候鸟群落已陆续北迁。可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沿湖11个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却没因为候鸟北迁而停下宣传保护候鸟的步伐。

    从1983年成立鄱阳湖保护区到现在,近30年来,鄱阳湖畔的村民已由过去的捕猎候鸟,到慢慢拆除捕猎工具“天网”,再到如今自觉保护候鸟的方向逐渐转变着。

    在鄱阳湖三个保护管理站工作已逾16年的伍旭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起,对鄱阳湖的过度开发与利用,致使鄱阳湖的生态环境日益严峻。

    “当时作为鄱阳湖生态重要组成部分的珍稀候鸟生存状况堪忧。”伍旭东说,“收缴非法捕猎工具,对违法村民进行经济惩罚。从1997年开始,专业打雁队基本销声匿迹。”

    然而,收缴和打击只是权宜之计。更重要的是,“不让老百姓因为保护候鸟和环境而返贫,要让他们在保护环境中获益,这才是长久之计。” 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书记吴和平说,鄱阳湖畔一些村民在保护区的引导下,通过转产、外出打工、异地搬迁,不但生计未受影响,生活条件不降反升。

    永修县吴城镇一家养殖场老板聂九一从小就生长在鄱阳湖畔,起初和许多村民一样,认为买卖鄱阳湖候鸟理所当然。后来通过保护站工作人员的讲解,意识到捕杀、买卖候鸟是违法的,于是想到了转产。聂九一便开始依托鄱阳湖得天独厚的广袤草洲开办养殖场,如今聂九一的养殖场规模已是吴城镇最大的养殖场之一。

    吴和平告诉记者,为了保护鄱阳湖核心保护区,保护区对位于其中的大湖池、沙湖两个渔场300余名村民,在附近县城进行搬迁安置。

    “从湖区搬到县城后,打工收入比以往更多、更稳定。安置房比以前更大,小孩读书也更方便。日子越过越好了。”现在在横峰县打工的原大湖池渔场村民吴金东告诉记者。

    目前,鄱阳湖保护区还聘请了30多位村民组成巡湖信息员队伍,成为破坏湿地、偷捕偷猎候鸟的有效监督者。伍旭东说,下一步还将在11个保护站发展集农家乐、观鸟等为一体的生态旅游项目,期望能惠及更多湖畔村民。

    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环境保护条例》规定,江西省将建立健全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生态补偿机制,设立生态补偿专项资金。新条例的执行和落实,将为湖区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提供有力支持。(完)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