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清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说呼全传》第五回 庞丞相父女弄权 呼家将一门受戮

         第五回  庞丞相父女弄权  呼家将一门受戮
 
        功盖三分国,名高八阵图。
        一朝身负屈,千古遗恨多。
 
    却说呼千岁说了这番的话,夫人道:“相公,妾想连日梦兆甚是不祥,每见火球下掉,把我家的宫殿烧毁,妾心所以逐日忧闷。今知相公与虚妃争闹,妾愈恐惧。相公极早启奏才是。”千岁道:“夫人差矣。梦中之事,何以取信?”千岁正与夫人讲论,忽见家将李元禀谊:“外面陈琳要见千岁。”呼爷道:“请他进来。” 

      李元走到外边,说道:“千岁有请。”陈琳抢上厅来,见了千岁。分宾主坐下,呼爷道:“公公乘夜降临,有何见教?”陈琳道:“方才千岁同贵妃争了这一场,那晓庞妃回宫哭奏。朝廷大怒,今差国丈领兵到此,必然凶多吉少。咱与千岁交好,所以冒险而来。”千岁听说大惊,陈琳叮咛而去,古人去: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君君自迷。 
  
     那呼必显急煎煎到了房里,喊道:“不好了!”夫人道:“相公却是为何?”呼爷道:“方才陈琳到来,说道庞妃回官狡奏,朝廷大怒,今差国丈庞集领兵到来,只怕凶多吉少。如何是好?”夫人听说,吓得目瞪口呆,魂消胆丧,醒来大哭道:“相公既与庞妃争过几句,原劝相公奏闻圣上才是,如今反被庞妃怂怒天威,受此屈也。”千岁道:“古云: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俺呼家将历受国恩,袭叨帝荫,今朝廷一时迁怒,惟听命耳。幸次儿守信太华未回,快令大儿追往前去,待他会见了守信,一同逃往他乡。俺呼氏方有接续。”夫人道:“既如此,快唤大儿出来,与他讲明这话。” 

      道言未了,守勇已到书房。见千岁同夫人这般光景,守勇道:“爹妈为何如此?”夫人道:“儿啊,你爹爹与庞妃呕气,被他狡奏,朝廷已差国丈领兵到来,谅必凶多。故此唤我儿出来,把这个缘由与儿说明,你速去寻了兄弟,且往别处躲避,后来好与爹妈伸雪。”守勇听说,一包眼泪,说道:“蒙爹妈恁般吩咐,孩儿怎忍分离?”千岁道:“我儿读的《孝经》,可是教你违逆父母之命的么?”夫人道:“儿啊,你听爹娘嘱咐,快寻兄弟去罢。”守勇总是啼哭,依依不舍。 

      忽听外边河翻海沸,火炮震天,家将报道:“启上千岁,外面许多官兵围住在那里了。”千岁听报,闭日凝思想道:“吓,有了!记得父王在日说,杨六郎破天门阵的时节,有个道人姓钟,曾与俺父王说,后世子孙有难,把这锦囊开看。我想今乃天大奇殃,何不取来一看。呼爷取出锦囊观看,那知里面写得明明白白,说道:“呼家将难脱庞妃害,两世子快从地穴行,到后来夫南妻往北,得恩诏除奸复大功。”千岁看毕,将锦囊交付守勇,催他速从地穴里去。守勇想道,事到其间,不得不依,正是:
 
        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那守勇别了爹妈,从地穴里去,却见里画隐隐有火光相照而行,直走去了。千岁又吩咐男女家人:“你们也从地穴里去罢。”那家人仆妇齐道:“小的们蒙千岁恩养,情愿死生同在一处,不甘弃主贪生。”忽一小僮哭将出来,跪告千岁也要从穴中逃命。那晓这地穴自世子去后,里边这火光就没有了。这教:
 
        天书远诏征辽将,暗度呼家续旧弦。
 
      且说庞丞相专等天色将明,即传令开刀。三军奉了将令,疾忙升炮起营,领兵杀进。可怜呼家将,一门三百余人,顷刻间都是无头之鬼。丞相吩咐兵士,把首级拿来点验,细细查看,单单不见呼家两个儿子的头颅。丞相满腹狐疑,只得硬了头皮复旨,奏道:“臣庞集奉旨领兵抄灭呼家将,共杀男女三百三口,独呼守勇、呼守信的首级未见,他兄弟两个必然逃了,臣思斩草不除根,逢春依旧发。若不追除,倘然日后他结党成群,扰国殃民,臣本不言,因呼家两个儿子的武艺,比他祖父更勇且强。”仁宗道:“卿奏甚是。着再点铁骑五千,追提便了。”丞相领旨出朝,仍往教场点兵。正是:
 
        旄头夜落捷书飞,来奏金门着紫衣。
        白马将军频破敌,黄龙戍卒几时归。
 
    那庞妃见仁宗进宫,疾忙俯伏谢圣,奏称:“臣要叨荷皇上天恩,允臣灭呼雪恨,捐躯难报。蒙据臣父庞集所奏,呼守勇、呼守信知风逃去,臣父又邀格外之恩,仍赐领兵出追。但呼氏不惜天恩,胆敢狂悖,应将呼家尸首倒置,使奸者畏法迁善,则朝无奸佞之臣,家无悖逆之子,朝野肃清,皇上可谓尧舜之君矣。”这教:
 
        美女娇音岂是良,倾城倾国败夫郎。
        唯将媚语迷君意,只恐他年难主张。
 
    那仁宗听奏,十分欢喜,遂命工部起造狱坟,那工部杜衍同侍郎王德用领旨出朝,往呼家废址,改建狱坟,铺在四面。这杜衍、王德用正欲上本报竣,恰庞妃令内监吴琮、任文忠等与杜衍、王德用道:“咱奉贵妃娘娘命令,坟傍立一人石碑,上刻:‘奉旨抄斩呼家将之狱坟’。”那晓呼必显夫妻身虽受屈,倒葬了一块福地,却有个名儿,双龙捧珠。这教:
 
        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
        喜恶到头终有报,昭彰天理有循环。
 
    且说呼守勇自从地穴里逃出,连宵达旦而行,心中甚是恍惚,不知爹妈被庞贼害得如何了。”咳,天哪,俺呼守勇不知何日与父母报此大仇。闲话休提,且去寻了兄弟再处。”不觉红日西沉,天色将晚,却好有座神庙。“待俺少歇片时再走。”那呼守勇来到里边,抬头一看,原来是玄天上帝。守勇跪拜道:“神圣吓神圣,弟子呼守勇,因庞集父女作奸,殃害俺爹妈,又蒙爹妈令俺从地穴里避走,寻了兄弟呼守信,一同躲避他方,后来好与父母伸雪这个冤仇。倘弟子日后得遂此愿,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守勇祷毕,沉吟了一回,道:“呀!为何在
此耽搁?且赶路罢。” 

      行走之间,忽听人声逼近,回头一望,觉得胆战心惊。只见烟尘滚滚,剑戟层层,蜂拥追来,自语道:“想必是庞家的人马。呀,如今躲到那里去?吓,好了!前面黑隐隐的,想是一个庄子,待我避过那一阵兵马再处。”守勇就绕过了湾,见一扇小门大开,溜进一看:原来一座花园,且喜里面无人。守勇将园门推开,直往里边,假山石畔,上刻三个大字。吓,这教“桃源洞”,里边恰也洁净,暂且躲在洞中。正是:
 
        屋潜更遭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
 
    且说有个王汝南的,不愿做官,怕有风波之险,故尔退归林下,守了田园,邀游山水,每日与高士博弈饮酒,弹琴长啸,河南地方号王百万。他想,做官那有这等快活;但安人史氏与我同庚,今年五十二岁,只生一女,名唤金莲,已是十八岁了。因安人爱如掌上明珠,所以尚未适人,这也不在话下。方才听说,呼家将被庞妃谋害,已经抄灭了。我想当时那呼延赞、杨业,同我先父王贵,大破辽蛮,死于天门阵内,蒙皇上圣恩,都追封了公候爵秩,钦赐了府第。那晓呼家将今遭此奇冤,倒是我退守林泉的好。却是:
 
        文章牛马尘中走,事业蚍蜉洞内栖。
        无能岂敢邀天禄,潇洒林泉学地仙。
 
    且说他女儿王金莲王氏小姐,终日焦思,想到爹爹王汝南得宋朝开国功臣王将军之子,未知何故不去袭职,反恋林泉之趣。且我母亲亦不相劝,全不念及儿女。呀,且住,我昨夜梦见青龙,张牙舞爪盘在床间,看了倒吃一唬,忽云端里有一位仙姬,他见了我,就道:“仙姑请了,你园中假山洞内这位青龙星,与仙姑有五十年姻缘之分,你当速速收他,不可错过。”那时,我正要动问其详,这仙姬已驾云头去了。这教:
 
        蝴蝶梦中家万里,杜鹃枝上月三更。
 
    那金莲小姐,终日想这怪梦,若果然是青龙星降凡,面貌必然丰美,但不知我自己,可是上界的仙姑降生。金莲正在思想,恰好翠桃使女走来,说道:“小姐,为何愁眉不展?”金莲道:“因昨晚得一怪梦,不解详解,我故忧闷。”翠桃道:“小姐,梦中之事,想他做甚。如今园内百花盛开,何不到园中散闷一回,多少是好。” 

      不知以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说呼全传》第四回 庞贵妃欺僭正宫 呼得模遭奸设计    下一篇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