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近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风月梦》第二十八回 情切切风林探病 意绵绵贾铭赠待

      第二十八回 情切切风林探病  意绵绵贾铭赠待

      话说戴氏带着爱林起程往苏州去了,凤林算是拔去眼钉,才觉安静。贾铭仍是时常在这里住宿,因贾铭家先人周忌,家中延请僧人拜仟,音乐、焰口、施食、放灯,凤林闻知定要去顽耍,贾铭不好推阻。到了那日,黎明凤林就起来梳洗打扮,换了簇新衣裙,喊了一乘小轿与兰仙同坐,带着高妈,备了礼物,到了贾铭家门首下了小轿轿,挽着兰仙进入里面。贾铭同妻子李氏接着凤林先在供的容像前礼拜过了,与李氏见礼,叫兰仙喊李氏干娘,李氏答应,邀请凤林人坐。家中老妈献茶装烟,高妈将礼物送上,贾铭全收,开发过力金轿钱,摆了四盘点心款待凤林兰仙。吃毕,李氏知道凤林吃烟,赶忙叫老妈在他房里开了灯,邀着凤林进房过瘾,谈了几句套话。凤林是久在烟花中人,言语岂有不会奉承,因此李氏甚为喜欢。顽了一日,晚间看着那些应福僧人关灯、跑方、变幡甚是热闹,又看着和尚拜台上了台,凤林就要告辞。李氏那里肯让他走,再三留着凤林在家内住宿。顽了几日,才让他回家。临行之时,李氏又拿了一个绣花荷包,内里放着一个小银裸锭,计重三钱,把与兰仙,又叫人买了四包茶食,点了几枝安息香,喊了小轿,送凤林回家。从此凤林阔时就到贾铭家与李氏叙谈,彼此馈送些时新礼物,往来甚密。忽一日凤林正在家中阔坐,外面来了一个年约三十岁的男子,乃系凤林的胞兄,姓何乳名叫长山
子,由安徽省回来。林大娘叫儿子将他送到凤林家里,姊妹重逢,悲喜交集。凤林就留着长山子在家里宿歇,管顾他的饭食,还要把钱与他零用,剃头洗澡。凤林此时因出外多年,回到扬州同胞姊妹三人幸得重逢,骨肉切聚,满心欢喜。那知乐极生悲,贾铭腿上忽然患了湿热流火的症候,不能行走,睡在自己家中。凤林听闻此信,心中十分着急,每日清晨就往贾铭家中探视,亲自代贾铭煎药、煎水洗腿,敷擦两腿,不嫌腕脏。贾铭的妻子李氏索与凤林相得,故而凡是凤林煎药敷药,李氏更觉放心委服。凤林一片真心服侍贾铭,更比李氏倍加殷勤,只因兰仙弄在家内,怕带了来贾铭生烦,因此不放心。凤林每日总是早去晚回,一连去了约有十日,贾铭腿患方才渐渐好了,在家调养,凤林才放了心,不日日前去探视。又过了数日,贾铭腿恩全愈,能行走,这日在家中吃了午饭,慢慢的走到凤林家里,戴氏同张二高妈何长山子看见了他,总迎着上前请叫问候。凤林迎至房门外,犹如半天见月,十分欢喜,挽着贾铭的手进房人坐,高妈跟着进房献茶装水烟。凤林道:“恭喜,你贵恙全愈了。曾用过饭呢?”贾铭道:“托福,已经全好了,谢谢!适才在家里吃过午饭,这半个多月未曾出门,烦闷的了不得,所以踱到这里同你谈谈,好解解闷。”凤林道:“你腹中可饿,买甚东西来吃?你是患后之人,不要饿了。”贾铭道:“适才吃饭,腹中尚饱,过一刻儿再讲。”凤林赶着喊高妈开灯,与贾铭吃烟。贾铭道:“我在家中患腿,累你枉顾多次,代我煎药敷药,不嫌胰脏,殷勤服侍,我心中甚不过意,在家调养数日,昼长无聊,撰了一副对句,六首绝句奉赠。”说毕就在衣袖内取出核现成了的一副苹果绿蜡笺对联,另外一副粉红洒金笺纸。将对联打开,但见上写着:

      凤乌不栖无宝地 伶人常唱有情词

      上款写:“凤林倦史雅签”,下款写:“太痴生书赠。”又将那一幅笺纸展放开来,皆是写的草宇,上写着:丁酉仲春,友人邀聚竹香楼,乍晤凤林女史。见其丰姿绰约,体态温柔,淡脂轻粉,布衫银饰,伊似良家妆束,绝无烟花俗态。及闻适前清歌妙舞,真令人心悦神怡。与余清谈半晌,承蒙青眼,诉以肺腑,遂与订交。
屈指二载,朝夕盘桓,殆无虚日。已女孟秋,偶图腿患卧损,凤卿日逐枉顾,亲煎汤药,洗敷疮患,不嫌胳脏,不辞劳苦。今幸患痊,在家调养,昼长无聊,戏占六绝以赠,并希足致。

                                  其一           

                    年来生怕惹相思,避造逢卿不自持。
                    应是风缘前注定,岂关一见便情痴。

                                  其二

                    椿蓿早逝倩谁怜,卿别扬州十二年。
                    若使当初使识面,髫龄尚未整花钿。

        风卿幼免怙恃,风卿本扬州人,为其姑带往清江多年方归。

                                  其三

                    梨花如面柳如腰,莲步轻盈舞袖飘。
                    最是酒酣羞怯怯,可人醉目不胜娇。

                                  其四

                    怜卿镇日蹙春山,常傍妆台泪自潸。
                    底事伤怀无一语,恰缘家事许多艰。

                                  其五

                    我嗟患疾苦相磨,旬日劳卿九度过。
                    自信待卿情甚薄,卿何为我太情多。

                                  其六

                    愧无金屋贮娇娘,辜负卿卿一片肠。
                    苦果深情真眷恋,相期来世结骂鸯。

      凤林道:“你在家中患腿,我一闻此信吓得手足无措,虽是每日亲自往你家里去探视,晚间回来我才记接着你,也不知望空烧了多少香,许了多少愿,那有一夜放下心肠睡得着觉。如今托天庇佑,恭喜你患已全好,改一日我请大香大烛,将允下来的福还了,保佑你嗣后无灾无难。承你爱厚送我的诗词对联,可惜我认不得宇,你念与我听。”贾铭叫人先将对联在房中挂起,就将对句同六首七言绝句逐一讲解与风林。听了十分欢喜,遂向贾铭道:“你快些将这诗句送到裱画店里裱好了来,让我接在房里,你慢慢的逐句教我念熟,我闲暇时也好念念,解解闷。我虽不通文理,听你那诗句内有甚么相期来世结鸳鸯之句,我偏等不得到来世,只要你诚心爱厚我,你不拘弄出多少银子,买一个人把与我丈夫浑饭吃,我跟你回家去。岂不是今生结鸳鸯了,何必说此颓丧语句呢!”贾铭道:“我因在家调养,昼长无聊,胡诌了这几句大鼓书词,聊为解闷,何能作为诗句核起来,被人看见还要将牙齿笑下来呢!”凤林道:“我不晓得是好是歹,我只听得你念得贯串好顽,你代我送夫核就是了。”贾铭道:“你定要叫我献丑,我带去送到裱画店,叫他裱好了再带来,让你好挂,让你开心,让我被人笑骂。”凤林道:“挂在我的房里,有谁人看见笑你呢?”贾铭将兰仙喊到房里道;“我十多日未来,你认的宇大约总忘记了。你且将这对联上的宇看看,有几个宇认得?”兰仙细细一看,凡是曾经认过的宇,他总认得,这副对联上竟认得有七八个宇。贾铭甚是喜悦道:“我这说你将所认的宇,没入每日盘你,谅必要忘记了。那知你一字末忘,有如此聪明,可惜是个女子!”遂在顺袋内抓了几十钱与兰仙,道:“拿去买果子吃,用心认字我才欢喜你呢!”兰仙拿着钱,笑嘻嘻的往堂屋里顽耍去了。贾铭吃了几口烟,凤林叫人买点心与贾铭当下午,晚间就在这里吃了晚饭住宿。

      过了数日,戴氏从苏州回来,下了小轿,到了里面,戴氏哼声不止。凤林闻知,赶着出房,到了堂屋向戴氏道:“太太因何这般光景?”戴氏道:“我把爱林送到苏州,在胥门内船舱巷鸿福堂里做生意。我因为有病,才回扬州来的。”凤林代戴氏开发了苏州来的船钱并小轿挑夫钱文,请医生代戴氏诊脉,无非是受凉停滞,服药调理个多月方才痊愈。

      光阴迅速,早又冬残岁底,一切过年费用皆是贾铭备办。到了除夕这日,贾铭将凤林合家押岁礼轻重不一总开发清了。晚间与凤林吃过守岁酒,将这里各事办清,到四更多时分贾铭方才回归自己家中度岁。新正元旦,午后贾铭就到了凤林家里,高妈、张二二人看见贾铭来了,赶忙点放旺鞭,道了喜。贾铭走至里面,戴氏同他
大儿子蓝大并何长山子总向贾铭道喜。贾铭进房,看见房中地下烘烘的一盆炭火,桌上点了一对大蜡烛,凤林迎着贾铭互相道喜,将兰仙喊到房里向贾铭磕头道喜。高妈献上洋糖、元宝茶,摆了桌盒,凤林将桌盒内糕糖、桂园、元枣、花生米、瓜子抓了敬贾铭,又说了许多吉利话,甚么高高爽爽,甜甜蜜蜜,元元发发、早生贵子、长生不老、瓜蝶绵绵。贾铭吃了一个元枣,拿出几张粉红笺纸钱票与戴氏、蓝大、何长山子、高妈、张二进财,又将一张钱票交与凤林,转把与他丈夫蓝二,又把了一块洋钱与凤林进财,又把了一张钱票与兰仙买果子吃。凤林喊高妈将烟灯开了,邀请贾铭吃烟。晚间是十二碟一锅,凤林陪着贾铭吃了酒饭,就在这里住宿。到了十三日上灯日期,贾铭到辕门桥买了一张榴开见子包灯,又买了四张秋虫、几张走马灯挂在凤林房里,又买了一张鲫鱼灯与兰仙点了顽耍。元宵这日晚间,贾铭又买了两盒烟火同各色花炮流星,九条龙、垂杨柳、线穿牡丹、金盏银台、飞鱼儿、赛月明,并几桶花于与凤林饮酒庆赏元宵。十八日下面落灯。到了二月中旬,贾铭的眼睛忽然害起,只认是风火不为介意。那知到了五六日,两眼胞肿得犹如大桃子一般,难以睁闭。延医看视,服药敷药,煎洗调擦,皆无效验。痛极伤胃,连饮食少进,睡在凤林床上日夜哼呼。凤林着了急,睡到夜静,自己用凉水漱了口,将舌尖代贾铭舔哑眼胞上脓血,直舔到天色将明的时候,贾铭觉得眼睛稍为定位些疼痛,合眼朦胧睡着,凤林方才不舔。接连舔了三夜,贾铭的眼睛方才定痛消肿,向凤林道:“我的眼睛害得那般凶很,许多脓护住二目,就是我结发妻子也不能代我舔顺,亏你不嫌肮脏,一连数夜代我将眼睛舔好。此情刻铭在心,终身不忘!”凤林道:“但愿你精神强健,交情长久,我就死也甘心!那个要你说这些感情的话。”又过了数日,贾铭的眼睛痊愈,方能出门行走。

      时光易过,已到清明佳节。凤林预前数日叫贾铭雇了游船,邀着林大娘母子同何长山子同到他父母坟前拜扫,清明这一日,贾铭同凤林带着兰仙去看城隍出巡。到了牡丹芍药开放之时,又叫贾铭雇船同去赏玩端阳节,贾铭又雇游船同着凤林去看龙舟。他二人真是如鱼得水。一刻难离。这一日贾铭正同凤林在房中开着灯,对枪过瘾。忽听得房外来了一入与高妈讲话,不知何人来作甚事,且看下回分解。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