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清代小说   
[0] 评论[0] 编辑

丁耀亢《续金瓶梅》第五十五回 雪涧师破佛得珠 王杏庵捐家造寺

   第五十五回 雪涧师破佛得珠 王杏庵捐家造寺

      诗曰:
  谢遣歌儿解臂鹰,半囊诗稿一技藤。
  难寻营草酬知己,拟折莲花供圣僧。
  妻肉欲抛翻有碍,才名久谢号无能。
  鹿门学得庞公法,洗尽家缘是大乘。

      这一回单讲佛法。释迦牟尼佛以梵王太子出家,雪山修行十九年,游历西域诸国,遍尝恶趣,以无馀涅磐,才得成佛。这个佛字,不是说如今木雕泥塑妆金上色的佛,也不是说灵通感应、谈经念咒、超劫消罪的佛,也不是变化百千万亿、骑狮坐象、五色莲花、丈二金身的佛。这都是藏经上讲的佛法、佛相、佛旨、佛宗、佛神通、佛功德,与诸佛菩萨、五百阿罗汉等众宣说妙义,才留下一部全藏。因此,称做西方圣人,其名日佛。即是一个觉字。那西方印度回回蛮夷之国,从不曾有圣人教化,多是杀生、贪淫,倚强凌弱,争夺杀战、不知人伦天理的所在,忽然生出一尊佛,弃了王位妻子,却去山里修行,以慈悲众生,渡人济物,要投崖喂虎,割肉啖鹰,度尽四大部洲,三界众生成佛,才了得此愿,才满得此功,谓之大事因缘。因此,观世音菩萨同佛行化,化了三十六相,现身说法,使众生从声、闻、缘、觉悟入三昧,脱离苦海,处处显应。这些善信男女和愚夫、愚妇叫得应的,日此称为灵感观世音菩萨。现有南海落伽山潮音洞,是他成道之地,在浙江宁波府定海县地方。天下僧民进香不绝,到了诚信处,就有莲花现形,白鹦鹉出来献瑞,和普贤菩萨五台山生的地涌金莲,文殊菩萨峨嵋山现的夜照天灯一般,都是不可思议功德。和那几夫愚子不信佛法的说,如何肯信。因此说,夏虫不可以言冰。那夏天生的虫,不到秋间就死了,另变一件虫,那知冬间有这等大风大雪、结水成冰的世界。又说是蟪姑不知春秋,浮游不知朝暮,也只说众生和昆虫一般,眼见的才信,不见的都是疑。困此疑之一字,件件事都是惑的;佛法叫作无明——似失目的瞎子,看不见路径,一味胡撞将去,落在水里火里方才悔,又悔不来。

      又叫作意识界——本是糊涂,却道自己是极聪明的,从妄中生出想,从想中又生出识,从识中生出百般伎俩,一时百变,坐驰万里,到底是游魂习气,起灭无常,如空花云气,自生障碍,所以,如来涅磐以后,六祖传宗,接佛农钵。到了西域达摩行至东土演教,九年面壁,一苇渡江,只传一个心樱这个心印就是个佛字。即我儒家孔圣人那一贯之道。在圣人不外忠信二字,在佛法不外个诚字,在孔孟说个成仁取义,不惑不优不惧,圣大化神,在佛法说个金刚无人我寿者相,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总是说个成佛作圣,到了绝顶地位,如今宗门乱教的和尚,也知讲个大乘,却先坏了戒律;圣门讲道学的士夫,也知讲个时中,却先失了名节。总是不在根本上立功夫。以此,假托自便,才弄坏这个世界。但肯舍得自家身家名利,那个不是成佛作祖的根基。只是这个舍字,原是难得的。所以佛法教人先舍,正是当头一棒——既然肯舍,自然不贪,既不贪自然不害物,既不害物自然慈悲。这就是儒教的个仁字,菩萨的普济二字,仙家的三千八百功行。看来,三教岂不是一贯的。

      今日说这雪涧禅师,系古佛化身,普遍大千世界,为大事固缘,在泰山后石屋修行,假名雪涧,超度宋朝未劫众生,接引阿罗汉了空成道。先在清河县观音堂行脚施茶,后来孝哥遇难出家,改名了空,又住锡在王杏庵善士村昆卢庵里,一住三年。了空因遇了家人玳安,报信母亲月娘在淮安府,辞了雪涧老师,二人往南探母,自是佛法中先完天伦后成正觉的道理。一去三年,这雪涧和尚一个人在庵子里,没个徒弟,烧火扫地、种菜打水,俱是自己。招了一个道人,是汴梁避兵走下来的,生得虎头鹰眼,一部黄须,拿个木鱼庵上化斋,见雪涧家下无人,情愿随师父修行,剃落为僧,雪涧大喜,择日与他削发,起名了尘,叫他烧火、造饭、扫地、净厕,雪涧和尚还帮他一半。原来这佛教中丛林里,多有不学好的游僧游道、借出家二字遮掩着十大魔王的恶鬼。这道人原是汴梁大盗王善标下游兵,后固留守东京宗元帅死了,各人逃叛,又犯了法,该斩,却走下来妆做道士,在昆卢庵藏身,那里有真正出家的心肠。初时,只说雪涧和尚在此安闲,吃自在饭,那知他是出家苦行的僧,行普贤的行,从早忙到晚,——四更起来打水烧火,才忙得饭熟,又挑粪担柴。一个老和尚帮他做一半,还不得手脚略闲一霎。

      做不到半年,被老和尚用禅杖打过二次,常是罚跪清规,在佛前跪两枝香还不许起来。不提防,这了尘存心等待老和尚出门上村里去了,却弄起一把火。大殿是个草房,接起火来。却忙去村里叫人救火。急等人来,大殿已烧了两间,刚救得一尊佛出来,烧得好似个炭人一般,但见:乌眉灰面,烂额焦头。三十二相好,何曾留得白毫光,千亿万化身,无处逃将回禄劫。地水火风,跳不出裟竭苦海,生老病死,那里有不坏金身。清凉法雨失沾儒,火焰诸天谁解救。

      王杏庵同着雪涧和尚救灭火,请出雕的一尊檀香金像,烧得烟薰火燎,通不庄严了。这王杏庵甚不过意,只说大家布施银子另雕新像,不题。这老和尚也不忧不恼,笑嘻嘻道:“这块木头原多出这些挂碍来,依我如来法,原不曾有像,教众生人人自觉他的佛性,谓之灭度。只因佛灭度后天人诸国分去舍利,各国供养,思慕佛的面貌,一时不得亲见,西域优填王造起一尊佛像来,以金为宝,却使真金渗了。因此金身相传东土,添了许多色相,人人反执像是佛,不能反身见佛。因佛立像,到做了叛佛求像。”即时取一把劈柴利斧来,将那火烧的佛像,乓乓乒乒砍得稀烂。王杏庵合掌念佛,那里敢劝!斫到佛腹中间,只听得一声响,迸出一个纱囊来。

      却是甚么东西,但见:
  寒光的砾,瑞彩陆离。光溜溜,骊龙颔下,摘将一串瑶冰,圆陀陀,老蚌胎中,吐出几轮明月。龙女擎来,洗净六尘全不动,牟尼顶出,光明万劫照初圆。凡夫贪爱,岂能剖腹深藏;楚国珍奇,未必走盘照乘。洗垢自成如意宝,辟尘实有定心珠。

      当初薛姑子在日,曾收吴月娘一百八颗胡珠,许下造佛的。不料后来遇见金兵大乱,没处潜藏这项珠子,固此把佛背心凿了一孔,不叫人见,却将这一百八颗胡珠缝在一黄纱袋中,藏在佛腹之内,又叫匠人使金漆补了,今经十余年来没人知道。今日活该此珠出现,以助修寺造佛功德,岂不是件异事。有诗日:剖腹逢珠事莫疑,人人衣底有牟尼。

      安知珠得依然失,珠去珠还佛自知。

      王杏庵和一起救火的檀越善人们,见长老劈佛,心里不忍,大家都有些气愤。方才要劝,忽然劈开胸腹,漏下个七八寸的纱袋来,乃是一串数珠。一百单八颗指顶大胡珠,足有十二两重,实是无价之宝。不知此珠何来?岂不是天赐奇珠,以完佛事。这雪涧和尚也喜之不尽,即忙拈香礼佛三匝,同大众和佛大叫“阿弥陀佛”、“至灵至感观世音菩萨”不绝。依着王杏庵,劝住长老,不可劈坏佛的下身。长老不听,道:“有此佛珠,另造新像,盖起大雄宝殿,广立丛林,不如火化了此像罢。”即时用火架起,只闻一天檀香气,化而下留。这里众人拜了韦驮,发愿另造佛堂去了。

      这一百八颗明珠, 在雪涧手里, 一时没处收藏,倒是一件挂碍。想了一想:“只有一件破衲掇碎补禅衣,是我自己出家的。”到晚来灯下无人,悄悄将珠子取来,拆开胸前一方破补的袖布,接在中间,用线密密缝缉,谁知他衣褐怀玉?

      却说这了尘,是个积年强盗,放火时原要走的,因庵上无物可偷,空身出去又没盘费。不料见了此等明珠,千金之宝,正要设计图谋。取了一口切菜刀来,等半夜杀了老和尚,得此珠宝去罢。到了三更时分,了尘取刀——先已磨得凤快,行到禅房窗下,见老和尚缝袖掇藏珠子哩。看得分明,两只脚一似钉住一般,到了天明,还挪不动。只见老和尚房里开门,拿着一根禅杖下床来,唬得了尘走不迭,把刀丢了,却取个扫帚来扫那破屋下砖灰。老和尚道:“了尘,你把这烧坏的木料砖石,各自一堆垛起。我后厕上自己去打扫罢,”取了个竹筐,往后厕上去了。丢下房门,只一领破袖裰撇在炕上,料没人知道中间有宝。却不知了尘半夜来害他,早看在眼里。一见了老和尚上后厕去,料有半个时辰,看了看房门不曾锁,一领袖裰正丢在炕上哩,即忙进去取了衲裰,拿个木鱼杆棒,往外飞走。不顺大道,从小路落荒投南而去。诗日:才得逢珠即失珠,不逢碧眼却逢愚。

      由来罔象真难觅,赤水茫茫海又枯。

      不说昆卢庵被贼僧了尘偷去明珠一百单八颗不题。单表这王杏庵在清河县做了一生的善事,年长七十二岁,修寺造佛、斋僧建酪、修桥补路、舍粥周贫,自幼年失了父母,和他兄弟二人各有十万家私。他兄弟王竹庵在临清开香蜡杂货店,极是刻薄,大斗小秤瞒心昧已,后来三十岁上没了。撇下一个孤子,名叫王成,甚不长俊,把家产嫖赌净了,却来赖在大爷家里,今日十两,明日五两,输个精光。王杏庵也没奈何,分个小小庄儿揽他来家度日,因自己年老无子,也就同乡里族人过继在自己名下,指望日后上坟拜土。这王成那有福分?嫖了一身杨梅疮死了,到也干净。王杏庵自五十岁上丧了浑家,久不娶妻,又无子,一个老人终日念佛持咒,吃了长斋,也就是在家修行的个无心道人。时常穿领茶褐布衣,拿着数珠念佛,不是舍米舍财,就是舍棺木葬枯骨。他有十件布施处:第一曰无住相布施。
  第二曰无尽功德布施。
  第三曰广方便布施。
  第四曰得大果布施。
  第五曰广长舌布施。
  第六曰忍辱受恶鬼布施。
  第七曰戒非理取财祈福布施。
  第八曰平等无分别布施。
  第九曰不望报布施。
  第十曰华严出世问法布施。
  《金刚经》偈云:
  宝满三千界,资持作福田。
  惟成有漏业,终不离人天。
  持经取四句,与圣作良缘。
  欲入无为海,须乘般若船。

      前说十布施,俱从大藏诸经《法苑珠林》中集来,如不细细分解,如何破得众生悭贪。就是梁武帝舍身同泰寺,用面作牺牲,持戒不杀,筑塔讲经,达摩祖师也只说是人天小果,不能成佛。后来私受了魏将侯景,贪这一座城池,害了百万生灵,饿死台城,不保身家,也只为布施二字不曾讲得明白,反生障碍。今日借王杏庵善士、雪涧和尚说法。这一回是此书渐入究竟,化色归空,去了空圆寂不远,只得借佛经上语录略略指点:困何说无住相布施?世上万般种种有相,把自己的财物施与他人,岂不是忘了我相?不免心里有些打算:今日舍了多少,明日该有多少功德。只此一念,认真布施便落了色相,就是妄想,那有功德?因此《金刚经》说,无住相布施。不在我舍得金银七宝,饮食供养,即从我色声香味触法,自己六根里的色像扫净,才叫做布施。因此释迦佛弃了国土、妻子,成佛度世,才得了个无住相——即是无人相、我相、众生寿者相,就是舍尽头目脑髓,我心中并不曾有个布施功德,岂不与虚空一样。此乃是第一等布施。

      如何说无尽功德布施?施有五种:有财施,有心施,有随时施,自手施,有如法施。当日如未出家,有姨娘摩河波提思慕如来,手织金色绒旄一件,要施与如来,成其功德。

      如来不受,叫姨娘施与众僧,婆提不肯,亲向佛说:“自佛出家,常常思想,因此手织此旄,惟愿如来垂悯领受,成我愿力。”如来说:“姨母爱我,不为布施,施与众僧,其福乃大。”若将爱物施与所亲,并无功德。富贵之人施一千金,心高意慢,反不如贫人施一文钱与乞丐,还可得福。固此,阿育王固小儿持取地上一块土奉佛,得成阎浮提王功德。如使大人,虽以多土施佛求福,反无功德。可见施从心生,不在于物,此为无尽布施。

      如何是广方便布施?事无大小,只在利人,功无大小,只在舍心。我有权势财物,行得几件善事,除害安民,报答朝廷,将顺父母,固是方便;就使身是穷民,无一物可施,与人方便一言,方便一事,也是布施。即如行路时,一块石片碍着行走,也要取来抛了,路旁荆棘牵人衣服,也折来净路,借人书物不肯污坏,惜人车马不敢吝惜,放蛇救雀,体惜大马,俱是布施。俗说广行方便,就有阴骘在内,岂无功德?

      如何是得大果布施?有因有果,自是三世的感应,一毫不爽。只怕有心求果,其果反校如有一人,专敬三宝,舍其家私,自己父母兄弟却去争取财物,不知孝养敬顺;有一人建立道场,作食施僧,见有贫人乞化,呵骂驱出,不济一文;有人雕佛造像、修寺建塔,却与人争田放债、兴讼结冤等等,布施反成痴暗。我佛谓之颠倒作善,有祸无福;即有小果,享完福报,还入地狱,以苦偿罪。

      如何是广长舌布施?佛说;“比丘、比丘尼等,多闻智慧。”能以佛法曲为宣说,或使人书写刻布,是名法施,又名大导师。众生闻法爱此施的,化他断除咳心,来世便得上好色相。化他慈心戒杀,来世使得长寿命。化他开心施舍,来世得权位大力。化他不窃取人财,来世自多财宝。破人愚痴,来世便得无碍辨才。因此法施胜于财施,如佛以广长舌生青莲花一般。

      如何是忍辱受恶鬼布施?我本敬他,他却慢我,我本加恩,他却成怨,无礼增慢,诃骂横加:此是前世冤业,不可理说,更加恭顺,起大悲心。《金刚经》说:“忍辱波罗密,便是成佛法门。”经说,罗刹化身向舍利佛求化佛目,佛说:“凡所希求,无不可施,此眼岂得舍的。”罗刹恶鬼说:“汝要成佛,自云能舍,一目腥秽,尚不能舍,如何得道?”舍利佛便许将左目任其剜龋罗刹得眼,复向佛骂:“汝眼腥臭,殊不可用!”即在佛前唾弃践踏,呼来喂狗。舍利佛略无怒色,所施之眼,转复光明。又,帝释试佛,化鹰逐鸽,鸽乞哀如来,投怀求救,鹰化人言向佛啼饥。佛已许救鸽,无肉啖鹰,因许割肉代鸽,量鸽轻重,以饱鹰腹。帝释神通,啖佛将尽,尚未满足,如来任其所啖,全无怨色。帝释遂现原身,皈依顶礼,受菩萨戒。此为忍辱恶鬼布施。

      何为戒非理布施?世人有身在大位,为帝王卿相,崇信佛法,不知从心上慈悲布施众生,’却去横敛民财,严刑搜括,或使百姓卖儿贴妇,敲骨剥髓,取将财物供养施舍。梁武造塔,每日交兵:石勒信佛,心喜杀戮;此乃杀人布施,无益功德。又有不择邪正,妄信傍门。譬如一块良田,不种五谷,认著作苗,将贼作子,此为乱法布施,终不得报。

      何为平等布施?有贫富平等——筑七宝塔与童子舍土供佛平等。有多少平等——救十万众劫与救一蚂蚁平等。有恩怨平等——度七祖成佛与冤家解结平等,此为平等布施,而无分别。

      何为不望报布施?凡所修困,即成果报,是为小乘二法,终不到彼岸,功尽即止。今我所施,如虚空大地,一法不立,五蕴皆空,此为辟支佛布施。

      何为华严出世布施。《般若经》云,舍利佛问善现云:“何为出世间布施?”善现答云:“菩萨行布施时,先要三轮清净。何为三轮?一不执我是施者,二不执他是受者,三不执所施的人和所施的物。菩萨以大悲为首,凡属有情悉皆施与,于诸有情似未曾施,是为出世布施。”波罗密多凡此十种布施,只完得一个无住相布施。

       看官听说,我们在家善人,如何行得此十种布施满足。
  有此善念,层层证人,由渐入顿,由顿人圆,自然到得功满行成地位。

      那王杏庵从来奉佛斋僧,困自己兄弟妻子俱无,年过古稀,想来一生立的万金家业部没处去用。见昆卢庵草殿遭火,佛像现珠,“有此一件奇事,岂不是天献佛宝,我的一点至诚感动观音菩萨。如今造起一座大寺,另换金身,也不枉我王杏庵为善一潮。那日辞了雪涧和尚回家,将一村里平日同心檀越斋公们请将来,客厅里坐下。王杏庵合掌当胸道:“众位乡邻亲友在上,我想昆卢庵火焚,要从前创立,不能一时凑出钱粮。我老拙一生一世积得这个小小家私,原和兄弟子侄支持门面。如今兄弟无人,子女没有,留下这分家私也无处费用,只有几个族人,也是擎不起财的。如今要学个给孤长者,虽没金砖布地,那庞公放来生债,也完了自己一片心。今日请将众亲邻来,把家中庄产、银钱、粮石、牲育开出一本清册来。我自己一人,不能料理寺上大功,分在众人领了执事去,或是管烧砖瓦、置买木料、包管匠役金漆油粉,只要百日立成了佛刹,却不算计费物多少。大家共成胜事,也了得这修造佛事一场功果。”说毕,即叫了两个都管来,把家内库藏打开。只见:白的是银,黄的是金。掘开地窖,四方打就银砖;擎起天平,十换铸成金饼。管衣服的架排锦绣,穿不尽异样绫罗;管珠宝的柜满珍奇,识不透前朝宝玩。纵使素封夸猗顿,不将青蛛羡陶朱。

      众亲邻看了一本大册于,约有十万财帛,都惊夸不尽,又将后园仓囤取开。真是:乃积乃仓,庚盈凛满。稻粱充初,三十年吃不尽的余粮;米麦朽陈,万户侯算不清的丰数。饶使鲁肃指囤,不妨公谨分春,红鲜何用羡陈仓,白荣不须夸洛口。

      众亲邻看了仓囤,足有十万余粮。义将骡马牛羊、各店债簿一一开明,也是个积年勤俭的田舍老,百货丰盈的增福神。

      又有高楼曲阁、彩画的厅堂、水椎山尝果园菜圃、米店布店、油房面房——件件是有天理的生涯,顺人情的利息,骡马成群,牛羊上万。王杏庵把家私分做三分:一大分修理佛寺,二小分周济贫人,赡养宗族。一前欠债、各店账目,一火而焚。这才是:撒手到头留不住,回心转眼总归空。

      不消一月,这亲邻们领去金银,赁工兴众,也有烧砖瓦、买木石的,也有上临清买颜料金漆的。那消半年,盖起三间琉璃大雄宝殿,雕了一尊檀香昆卢佛,比旧像高有二尺。前后山门、禅堂、厨房、经阁,一齐造起,金碧辉煌。

      雪涧老和尚困不见了明珠,要去游方寻觅,因造大寺,又住下了。自己烧火,管理工匠的斋饭。闲了,去打扫东净。请了一位法师,是汴梁来的大相国寺和尚,法名性朗,来讲三大部经。即时修得一座草庵,成了大刹丛林。功成之后,王杏庵也将自己住宅舍做一庵,供养观音大士。忽然一日,请将雪涧和尚同众善信,说了数语,合掌而化,遗命留龛立于昆卢寺后,不题。未知雪涧和尚后来功德何如,正是:衣底玄珠迷不见,空中梵阁结将成。
  且听下回分解。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