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元代南戏   
[0] 评论[0] 编辑

【元代南戏】赵氏孤儿记(视频)


   

      赵氏孤儿故事梗概:

    赵氏孤儿故事见《左传》、《史记.赵世家》。晋景公(公元前599-581年)时,赵盾病逝,谥为宣孟,其爵位和封邑由儿子赵朔继承。景公三年,赵朔为晋国大将率军救郑国,"与楚庄王战河上,朔娶晋成公姊为夫人"(《史记.赵世家》)。赵朔与成公姊结婚后,夫人当年即有孕在身,未及分娩,赵氏族即遭奸人诛杀。

   传说,早在赵盾独揽晋国朝政之时,其先人"去周如晋"的叔带就曾托梦给赵盾。赵盾"梦见叔带持婴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赵盾找占卜者说:"这是一个大凶的梦兆,恶梦的凶兆不发生在你身上,就会发生在你儿子身上。梦中所见先人甚悲之后,复笑,并歌,说明赵姓家族绝处逢生,天意不绝赵姓。"

  赵盾逝世后,原晋灵公身旁的宠臣屠岸贾即谋划诛灭赵氏。晋景公三年,屠岸贾任晋司寇,掌管全国刑狱、纠察之事。赵盾在世时,屠氏畏于赵盾的声望,不敢贸然兴乱。赵盾死后不久,屠氏即以追查弑杀晋灵公之事为由,欲杀赵氏。晋军元帅韩厥出面为赵氏说话,认为晋灵公被杀时,赵盾已逃亡到晋国边境,先君晋成公时以为无罪,故未追究,说明赵盾无罪。屠氏则说,史书都记上了"赵盾弑其君",赵盾自然有罪。韩厥见屠岸贾决意要消灭赵氏,于是暗中告知赵朔,要其率族逃难。赵朔得报后,却不肯逃跑,并告之其父赵盾之恶梦,并说:"此乃天意,我如避难,后人难脱。天意终将不会绝赵氏。"于是托韩厥保护夫人腹中的遗腹子。晋军元帅韩厥当即对天发誓,一定保护赵朔的遗腹之子。

  韩厥如此为赵氏尽心尽力,实乃衷心感激赵盾的提携之恩。赵盾在世独揽晋国朝政之时,晋国与秦国在河曲打了一次大战,史称河曲之战。是战,赵盾亲任晋军元帅,并推荐韩厥任中军司马,负责军法之事。赵盾早就看中了韩厥的人品与才华。韩厥担任军队的军法官后,在河曲之战中,赵盾又故意考验他,故意派自己驾车的车御驱战车扰乱军队的行列,韩厥毫不留情地按军法论处,把元帅的车御给斩了。于是全军将士议论纷纷,说韩厥这样太对不起赵盾元帅了,打狗还要看主,何况杀一个车御。大家都认为韩厥决无好结果,元帅早上提升你的官职,晚上就宰了元帅的近臣亲信,元帅还会放过你吗?然而,事情的结果大大出于众人的预料。赵盾不仅没有责备韩厥,反而将其请进元帅府,给以盛情款待,并对韩厥说:"古人云:举贤任能。特别是军事绝不能任人唯亲。我在君主面前推荐你担任这一重要职务,又怕你担当不起;要是推荐的人不称职,我又怎么能向君主交待呢?所以我考验了你一次,你经受住了考验,今后事事照着这样办,将来就可接我的班掌握晋国的军政大权。"韩厥果然不负所望,当了二十多年的军司马,又升任军将,干了十多年,最后作了七年元帅。

  司寇屠岸贾凭借自己手中所掌的生杀大权,串通昔日晋灵公身旁的佞臣奸吏,"攻赵氏于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赵朔之妻成公姊,怀着赵朔的遗腹子由赵朔的门人杵臼、程婴藏于家中。不久,朔妻生一子,门人杵臼、程婴大喜,认为这是天意不绝赵姓之裔。谁知屠岸贾竟探得了赵朔有遗腹子出世的消息,于是率兵搜杵臼、程婴二家。赵朔夫人将婴儿放置于妇人的长袖之中,心中暗自祷告说:"如果天意要绝赵氏宗族,你就去哭吧;如果天意不绝赵氏之裔,你就应该不出一声。"婴儿果真停止哭泣,安躺于夫人的长袖之中,因而末被屠岸贾搜出。

  搜兵撤走后,程婴对杵臼说:"今日屠氏搜不出赵氏孤儿,今后必定还会复来,小孩终将难以脱避灭身之祸,赵氏终有断裔的危险。"两人于是商议了一个偷梁换柱的办法。由杵臼找了一个穷人的弃婴,用赵氏的锦袍包着放在山中一个洞中,自己在婴儿旁做出精心哺育之状。这时,程婴则去对屠岸贾说:"我这个人不是办大事的人,赵氏托孤于我,我自感不能挑起这付重担,如果你赐给我千金,我就告诉你赵氏孤儿所藏之处。"屠氏大喜,马上赏程婴千金,程婴也就装着奸佞小人一样,带屠氏等人找到了杵臼躲藏的山洞。杵臼见程婴将屠氏等人带到,于是显出无比义愤的样子,大骂程婴为贪财小人,并抱婴儿大哭,与婴儿同死于乱刀之下。由此之后,程婴遭到正直之人的唾弃与斥责,程婴忍辱负重,不忘扶赵氏之责。程婴的难处与实情,韩厥一清二楚。一日,韩厥避开众人耳目,将程婴与赵氏孤儿接于元帅大府之中。又为了安全起见,将程婴与赵氏孤儿送于一隐蔽之山洞,等待时机,兴赵氏之基。程婴带着赵氏孤儿在山洞中住了十五年,晋景公忽患大疾,久医不愈,于是请卜者卜之。韩厥认为时机已到,于是串通卜者。卜者原与赵朔为旧友,也有意为之,于是在景公面前卜了一卦,曰"大业之后不遂者为祟。"意思是说,大业在晋的后裔因冤狱未申,其阴魂不散,致使景公患疾;只要为受辱的鬼魂申了冤,其病就不治而愈。大业与大禹治水有功,其后有秦赵两姓,在晋国只有赵姓,卜者的意思非常明白,即要复赵姓的采邑与爵位。晋景公于是向韩厥打听赵姓是否还有后人。韩厥具以实告。于是晋景公乃与韩厥谋立赵氏孤儿,将孤儿接来藏匿宫中,并择吉日,借韩厥兵权之力拜赵氏孤儿与程婴为将,率大军攻杀屠岸贾,灭屠氏宗族。

  赵氏孤儿名曰武。晋景公复赵武赵氏田邑如故。待赵武成家出嗣后,赵氏宗族复兴有望,程婴乃辞去大夫爵号,并对赵武说:"今日你已成人,复故位,我也应下地去告慰你父亲赵朔和杵臼君,以让他们早日瞑目于黄泉。"赵武听了,仍啼泣顿首,请程婴不可忍心离己而去。程婴则说:"今我不去告慰先人,他们还会认为我的事没有办成,不可!"说罢,挥刀自尽。为感激程婴扶赵姓之功,赵武为其服齐衰三年,为之祭祀,每年春、秋两季,各祭一次,世世勿绝。

  说明:元朝剧作家纪君祥根据故事著有《赵氏孤儿大报仇》,明徐元久创作《八义记》,因在惊心动魄的搜孤救孤过程中,先后有韩厥、卜凤、公孙杵臼、金刚(程婴之子)献出了生命,连同先前为救赵盾而死的钜麋和秦继明、替赵朔赴死的周坚、以及程婴(一说是林辄),被后人尊称为“八义”。清代被改为梆子剧目,现代最著名的是秦腔演出本,作者是马健翎。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元代南戏】拜月记    下一篇 【元代杂剧】李寿卿·月明和尚度柳翠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