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江西  > 所属分类  >  官场小说   
[0] 评论[1] 编辑

张兴元《特殊贡献》


    琴歌实在没有想到她会分到县财政局。作为财校的一名中专生,家在农村,没
根没梢的,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分到这么好的单位。来自农村的同学全被笼而统之地
分到自己家乡所在县了,留在市区的几个干部子女也都分到这工厂那公司去了,几
乎没有到行政机关去的。财政局是一个有权有钱自然也有势的单位,她不知道自己
是烧了哪炷高香,竟分到这样好的单位。然而,对于她的幸运,人们似乎并不羡慕,
有人甚至向她撇撇嘴说:“你知道你为啥能分到这么好的单位吗?是有人看中你这
张漂亮的脸蛋儿了!”

    这话把琴歌说了个一头雾水,她不由对着那只小镜子,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
自己的面容是一本读厌了的书,何况她又是一位不刻意打扮自己的女孩子?刻意打
扮和修饰自己的多是那些长得不那么漂亮而又想让自己漂亮的女孩,只有她们才花
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名牌化妆品去掩饰自己的缺陷。她不是这样的女孩。她无论穿
什么衣裳,无论怎么打扮都让人感到靓丽自然。她连把像样子的梳子都没有,只能
用五指拢一拢,也就完成了梳理的任务。可今天不知咋的,她看到小镜子里的面容,
不由暗暗吃了一惊,这小镜子里面的女孩是我琴歌吗?我琴歌真的长这么漂亮吗?
看那两只大眼睛多明亮多有精神,看那小鼻子小嘴搭配得多么巧妙,多么自然!小
时候,村里的婶子大娘们都夸她长得“好看”。农村人没有那么多形容词儿,一个
“好看”就把一个女孩的评价全概括进去了。由于这概括特别笼统,她就没把这
“好看”看得十分重,更没能引发出一点儿自豪感。城市里的女孩有张漂亮的脸蛋
和好看的身材能大大提高自己的身价,农村女孩长得好看纵然能嫁个富裕人家,但
你照样得出力流汗,到田野里摔打,等你生下两个孩子,你好看不好看也就没人注
意了。所以,琴歌对自己长得“好看”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想毕业后能找个满
意的工作。然而此刻当她把这张好看的脸蛋同人们的议论联系在一起,她的心突然
急剧地跳了起来,她脸儿也红了半天。但是红了半天之后她又处之泰然了。从乡旮
旯里走出来的女孩子谁不想留在城市?能找个干部子弟更是攀上了高枝儿。想到这
里,她仅仅跟同学道别了一声“拜拜”,便到县财政局报到去了。

    琴歌是步行而来的,走了一头大汗,衣裳都被溻湿了。八月的阳光伴随着她走
进老局长的办公室,她那好看的脸蛋透出一抹红润,显得更加光彩照人,以致老局
长不由惊愣一下问:“你是琴歌?”她点头微笑,仅仅回答一个“是”字,便羞涩
地低下了头。老局长递她一条毛巾,问:“咋不打个的?”她说:“我走惯了。”
老局长说:“打的是可以报销的。”她说:“那就为国家省了吧!”这些话回答得
简洁而得体,朴实中带着精明和强悍。这一点很让老局长高兴,他指指靠窗的那张
三斗桌说:“你就坐这里吧!”琴歌心里一乐,不由问了一句:“你叫我当秘书?”
老局长摇摇头:“不,不!”然后笑笑,便不再多说话了。

    老局长带着琴歌到乡下转了几天,他们所到之处全是贫困乡镇,有的说他们半
年没有发工资了,有的满怀雄心壮志地谈起改造低产田的计划,可说到最后仍是那
么一句话:要钱!琴歌说:“我原以为当个财政局长怪有权的,现在才知你当个局
长也怪难的!”老局长说:“咱是贫困县嘛!过去市里每年都给一大笔扶贫款,可
这几年越拨越少,财政自然要吃紧喽!县长多次批评我脑子不灵活,别的县每年都
能从市里要来那么多钱,你为什么要不来呀?”老局长说到这里,长叹一声:“县
长批评的也是事实。人家能要来钱,我却要不来钱,这不显出我是个大笨蛋吗!”
老局长说到这里,定定地看着琴歌,很不好意思地说:“闺女,我想交给你一项特
珠任务,就是到市里刘局长家里去当保姆!”

    
    一个“保姆”把琴歌几天的兴奋全打消了。我苦读十年书,毕业了,有工作了,
难道还要像那些农村的女孩子那样到城里来当个保姆吗?老局长忙向她解释说:
“刘局长的孩子大了,你只是给他家做做饭,帮助孩子办办作业,实际上是当一名
家庭教师。”接着老局长又补充说:“其实,保姆也好,家庭教师也好,那只是个
掩护。你还算咱局的人,工资由局里发,奖金在局里领,人家刘局长还要给你一份
工资。这几项加起来,我这个正局级也撵不上你呀!”

    面对这高收入,琴歌仍没动心。最后,老局长说:“实话对你说了吧,人家刘
局长家里不缺钱花,也不缺好东西,人家眼下只需要一个保姆。他老母亲上个月刚
去世,家里没人照顾。人家托我找个保姆,我想趁机跟刘局长密切密切关系。过去
我找人家办事,连家门都进不去,你要是能在她家当个保姆,起码能给我开个门,
不再被人家拒之门外吧?人心都是肉长的,亲爹亲娘还会偏心眼哩,咱不孝顺点儿,
把人家打发高兴,人家能会对咱特殊照顾吗?”老局长说到这里才亮明观点说:
“调你到这里来,也就是为了让你担负这项工作,你要是真不同意,我也不多勉强。
这几天你也看得出来,我这个局长是多么难当啊!”

    老局长这番话几乎是在哀求她了。琴歌怎能拒绝呢?她说:“我去!”

    琴歌来到刘局长的家,第一天,刘局长就向她交待说:“我在家里不谈公事,
也不接待任何来访者,谁来找我就叫他到办公室去。要是有人来送东西,你要一律
拒绝。就是空手来,你也不要叫他进屋。”琴歌点头说:“我记住了。”可在心里
却说,你这刘局长也太不近人情了。

    刘局长的妻子叫王颖,跟刘局长是大学里的同学,去年考上了研究生,由于老
母在身边,她一直脱不开身去读研究生。琴歌来了没几天,她就到北京去了。刘局
长平时很忙,中午很少回家,就是晚上回来吃饭的时间也很少。琴歌做好饭,辅导
果果办完作业,也就没事了。国庆节快到了。逢年过节都是送礼高潮,刘局长又一
次向她安排,不要接受任何人送来的礼物。就在这时,老局长来了。他带来几箱红
富士苹果,还有几瓶小磨香油。老局长自然不会被拒之门外,琴歌像见了自己的亲
人,把老局长迎了进来。

    老局长递给她一份报告说:“这份报告已送到市局办公室了。我是叫你熟悉熟
悉咱县的情况,勤向刘局长吹吹风。”琴歌说:“刘局长马上就要下班回来,你当
面向他汇报汇报,不是比我说好得多吗?”老局长说:“不,不!你说跟我说效果
不同。我在办公室里已经向他作过汇报了。你再给他念叨念叨,可以加深他的印象。”
琴歌拿起那份报告看了看,这是一份扶贫总结报告,详述了几年来老河县的扶贫成
果。老局长说:“前几年市里批给咱县的扶贫款,我们全部用来发展红富士苹果,
现在都开始挂果了。市里给了我几粒米,我把这米喂了小鸡,现在小鸡已下了蛋。
等我们再把蛋孵成小鸡,就脱贫致富了。”老局长幽默的比喻把琴歌逗笑了,她说
:“老局长,你还挺幽默的。”老局长说:“这是刘局长提倡的孟加拉扶贫模式,
鸡生蛋,蛋生鸡,这样一转换,一笔钱就转换成几笔钱。”老局长又给琴歌详细交
待了任务,然后便走了。

    刘局长下班回来,看到那两箱苹果,批评琴歌说:“你怎么收了人家的礼?”
琴歌说:“这是我老家送来的,快到中秋节了,家里来人来看看我,还不应该吗?”
刘局长不信,他把两箱苹果全打开,上上下下翻了一遍。琴歌问:“你找什么?”
刘局长说:“有的人鬼得很,说是送点儿土特产,实际上却贵重东西夹在里面。”
琴歌说:“俺家乡穷得叮当响,可没啥贵重的东西送你。”

    琴歌想到老局长交待的任务,要是能让刘局长到我们那里看看,了解一下我们
家乡的情况,不是比口头汇报好得多吗?于是她把家乡美丽景色宣扬一通,又把老
局长那番鸡生蛋,蛋生鸡的话学说一番,刘局长顿时高兴起来:“那好,国庆节就
到你家看看!我看了他们的报告,以为是瞎吹哩,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是真的了。”

    琴歌等刘局长上班走了,她急忙把这消息告诉老局长。老局长连声说:“太好
了,太好了!咱老河县离市远,平时领导很少到咱县来。你能让刘局长到咱县来一
趟,啥事都好办了。”琴歌说:“刘局长是去看果园的,可我老家什么也没有呀?”
老局长说:“这好办,找个果园让他看看不就行了。我马上派人去安排,到时候你
把行走的路线告诉我就行了。”

    到了国庆节,刘局长突然变了卦,他说:“我还有个会哩,不能去你家了。”
这让琴歌很失望,她忙给老局长打电话。老局长说:“看来刘局长是个清官!”琴
歌说:“清官难道不好吗?”老局长说:“贪官是狗,你扔给他块骨头他就向你摇
摇尾巴,你再扔给它块肥肉它就会跟你走。可清官不行,他们不食人间烟火,你拿
他硬没有办法。”

    国庆节琴歌回到老家,哥哥向她谈起养牛的新项目。哥哥是个不安分的人,一
直在寻找致富门路。他养鸡,养羊,养猪,还养兔,一个一个全失败了,不但没赚
手里钱,反而背了一身债务。所以,当琴歌听哥哥讲起养牛的事时,便说:“前几
年的教训难道你又忘了吗?”哥哥说:“我是养奶牛!”琴歌更觉得不可取,奶牛
能是好养的吗?一头几千块,你能买得起?就是喂好了,那奶往哪里销售?但琴歌
不愿给哥哥泼冷水,只是嗯嗯着,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心上!哥哥把她当成财神爷,
问:“你在财政局上班,能不能让银行贷给我一笔贷款?”琴歌冷笑一声说:“等
我当财政局长以后再说吧!”

    琴歌在家住了两天,便提前返回了市里。路过县城,老局长又跟琴歌唠叨说:
“别看刘局长是个副局长,可他却是市局的实权派,分管着行财处和预财处,还有
项目办,市局的主要权力都揽在他手下。正局长再过一年就要退休了,局里的大事
都交给刘局长了。刘局长前途无量,咱要是能跟刘局长攀上关系,今后事就好办多
了。”老局长又一次向她交待说:“你是咱县派到刘局长身边的特派员,任务不同
一般。你一定要照顾好刘局长,他渴了,你给他递杯水,他瞌睡了,你给他递个枕
头。你要打发他满意,叫他高兴。你是个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

    琴歌回到市里已是半夜时分,整个宿舍楼上的灯光几乎全熄灭了。她想,刘局
长一定睡了,她开门时便格外轻,生怕弄出一点响声。刘局长还没睡,他在给王颖
打电话。声音低低的,带着几分柔情蜜意。琴歌不由在客厅里停下来了。原来刘局
长并没开什么会,果果被他姥姥接走了,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好寂寞。他向王颖诉苦
说:“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好想你啊!”琴歌听了觉得怪好笑的,一个大局长,平
时老是板着面孔,一本正经的,想不到私下也会这样情意绵绵的!琴歌好后悔,早
知这样我就不走了,同果果一起转转公园,再做点好吃的,刘局长哪会有这样寂寞
无聊啊!她痴痴地站在客厅里没有动,不料刘局长突然从房间里出来,琴歌亭亭玉
立,好像一位仙女突然降落在他面前。这真是饥渴中看到一杯水,瞌睡时碰到一个
枕头。他轻轻“啊”了一声,一把将琴歌紧紧地搂抱起来……

    琴歌被这突然举动吓懵了。她竟然那样顺从,没有任何反抗。然而,当一场暴
风骤雨过后,刘局长好像突然从迷梦中醒来似的,忙放开她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以为……王颖回来了呢!”他轻轻擂着自己的额头,责骂自己说:“我怎么变得
这么庸俗?怎么成了坏蛋了?”

    琴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她感到很气愤!虽然事情没有发生,但她却意
识到自己所处的危险地位。她暗暗打点好自己的行装。她不能再呆在这里了!然而,
当她走出房门,不由暗暗问自己,我回去以后老局长会另外给我分配工作吗?现在
行政机关正在缩编,大专生都难以找到工作,我一个乡下女孩子,没根没梢的,到
哪里也没人收留我。我回到家里,不是要惹娘不高兴吗?哥哥为了让我能读完财校,
主动放弃了高考。我要是失去了这次工作机会,哥哥不是白为我作出了牺牲吗?想
到娘和哥哥,她再没勇气往前走了。她又回到自己的住室,瞪着两眼看着天花板。
她慢慢从激动中清醒过来,刘局长不是坏人,他正在事业兴旺阶段,他能肯为了我
这么一个小保姆而把自己的前途毁了吗?想到这里,琴歌终于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又在那小房间里住下来了。

    刘局长一直没有睡。他一直暗暗注视着琴歌的行动。当他看到琴歌又安心睡下
来,便来到琴歌身边,责骂自己说:“我太混了,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她说:
“我不骂,我看你不像流氓,也不像坏蛋,我骂不出难听的话。”他问:“你真不
把我当成流氓坏蛋?”她点点头说:“你要是坏人,能放过我吗?”他一下乐了:
“你说得对,我不是坏蛋!王颖第一次离开这么久,我太寂寞了。这几天我在家关
门看了几篇小说,想不到纯文学也这样黄,弄得我心里冒出一股火,半夜睡不着。
嗨,真是太对不起你了。”琴歌把王颖的一张大幅照片挂在他房间里,说:“你要
想王颖姐,就看看她的照片,你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他笑笑说:“好,好,这办
法好!”

    琴歌不忘自己的使命,她责怪他说:“你这个人啥都好,就是好变,说话不算
话。”他说:“我啥时说话不算话了?”她说:“那天你说陪我去我家看看,第二
天咋变了?”他说:“跟一个年轻姑娘到乡下乱跑,人家会咋说哩?”她说:“老
河县不是打了个报告,要市里拨一批扶贫款吗?你去考察考察,不是名正言顺吗?”
他眉头一挑,问:“怎么?这是那个老局长给你安排的任务?”她说:“不!我家
就在黄河故道,那里可穷了。你帮助俺家乡脱贫,我也能沾一点光嘛!”他说:
“以后我到你家乡考察一下,要是有好项目,就可以给你们批一笔扶贫款了。”

    这次他没有变卦,过了一个星期,他就带着市局的几个处长还有省扶贫办的几
个人到老河县考察去了。琴歌闻讯,忙给老局长打了个电话。老局长连声夸赞她说
:“好闺女,你给咱县办了一件大好事啊!如今能让领导到基层来一趟,实在难啊!”
琴歌听了这话心里也挺骄傲的,往日老局长连刘局长的家门都进不来,如今我却能
把刘局长搬到我们家乡!琴歌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价值了。

    刘局长去了三天就回来了。他醉醺醺的,到了家就往床上一躺。琴歌忙递给他
一杯浓茶水,又拧了条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脸。他说:“我没醉,我没醉!”话没说
完,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琴歌忙给他擦洗,说:“你平时不是不喝酒吗?”他说
:“我下去前下决心滴酒不沾。可到了下边,哪能抗拒得了啊!”琴歌说:“他们
还能往你嘴里灌吗?”他说:“也跟灌差不多。那天到了乡里,酒摆好了,我不喝,
一位小姐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手举酒杯说,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代表全乡人
民来敬酒,刘局长你要不喝这杯酒,我跪在这里就不走!我说,你不起来我也不喝!
这时扑通一声又跪下一个小姐,吓得我忙把酒杯端了起来。嗨,下去三天,只在酒
场上转悠,什么项目也没看到。”刘局长虽然连声抱怨,不过从他情绪上看,他还
是很高兴的。琴歌说:“大伙对你们这样热情,你可得给俺县多作点贡献。”刘局
长说:“你们县思想太守旧,什么开发蔬菜酒呀,建立速冻野菜厂呀,还有什么条
编呀,等等,就那几个小项目,顶多给个百儿八十万的,没大出息头儿!”

    二人正说话,不料哥哥却跑来找琴歌了。哥哥听说市里的局长来考察扶贫项目,
便一直在村头等着,想向刘局长谈谈他们养奶牛的计划。哥哥等了两天却没等到影
儿,他就直接来找琴歌了。刘局长听说是她哥哥,忙把他让到屋里说:“你来得正
好,我正想向你们询问下边的情况呢!”

    哥哥是个有事业心的青年,这次他考察了奶牛业,认为这是一个好项目,一是
随着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奶制品需求量大大增加,过去只有城里的孩子才喝牛奶,
现在大人小孩子都在喝,连农村的孩子也成为牛奶的长期订户。另一方面,由于机
械化提高,农村黄牛大大减少,麦秸呀玉米秆呀红芋秧呀,有的被焚烧,有的被丢
弃。这是一笔不小的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用来养奶牛,可以化废为宝,
取得巨大的效益。刘局长听了,乐得站起来说:“好主意,好主意!要是农村市场
开辟出来,那潜力就无法估量了。”哥哥越说越高兴,他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
居然向刘局长大讲起来,什么牛奶素有人类保姆之美称,在欧美国家,牛奶已成为
人们生活的必需品呀!什么日本战后积极推广学生营养餐,甚至提出一杯牛奶强壮
一个民族的响亮口号呀!还有什么印度早在1971年就发起名为白色革命的奶类发展
运动呀!他还列举联合国粮农组织一项统计,1992年,亚洲国家人均牛奶43公斤,
印度由倡导白色革命前的38公斤提高到70公斤,而这时的欧洲国家人均消费牛奶已
高达230 公斤。近年来,我国牛奶消费热已悄然兴起,牛奶业将是我国最有潜在市
场和发展前途的重要产业。养奶牛自然也是最有前途和潜力的一个好项目。哥哥侃
侃而谈,有评述有分析,连刘局长也听迷了。他对琴歌说:“你跟那个老局长打个
招呼,这养奶牛的事叫他作个调查,上这个项目比什么蔬菜酒和速冻野菜有潜力多
了。”

    琴歌给老局长打了个电话,老局长也真够雷厉风行的,没几天就跑来说:“县
里专门开会作了研究,咱要上一个万头奶牛工程!我已把报告交到市局和市扶贫办
了,下一步你要多给刘局长吹吹风,能给咱县拨几千万,咱县就好办了!”

    老局长一走,琴歌肩上好像压上了千斤重担。她想,我怎么才能做好刘局长的
工作?她没有别的优势,只能对刘局长更体贴,生活照顾更周到。眼看一个月过去
了,这天刘局长兴致勃勃地对她说:“养奶牛的事成了!市长对这项目很感兴趣,
派人作了考察,又请专家进行论证,已批准了你们老河县的万头奶牛工程,先在你
们古河乡搞试点,第一批先拨给一千万,明年再给两千万,力争三年内实现万头奶
牛工程!”琴歌有点不相信:“有这么简单?”刘局长说:“这是个有创意的项目,
刚才我已经让人把这笔钱汇到老河县了。”琴歌激动得一下扑到刘局长的怀抱。

    眼看春节来到了,哥哥来信说,县里对他特别照顾,贷给他两万多块扶贫款,
他一下买了五头奶牛。咱大槐树村总共买了200 多头,一下成了奶牛专业村了!琴
歌忙把哥哥的来信交给刘局长看,刘局长说:“王颖快放假回家来了。你回家住几
天吧,但有一个特殊任务,就是摸摸那万头奶牛工程到底落实得怎么样?”琴歌一
听,暗暗笑了,这个刘局长也是狡猾狡猾的!居然把我当成他的特工了。

    琴歌搭汽车直接回到了古河乡。一下汽车就见乡政府门前围着一群农民来上访。
原来前些天市报头版头题位置刊登了一条消息,说市里拨款一千万,在古河乡搞了
一个万头奶牛工程。这消息很让当地农民兴奋和激动,可他们等了又等,那一万头
奶牛却没有踪影。有几个幸运者得到了一头奶牛,可价钱高得吓人,一头牛竟比当
地市场高好一两千元。这扶贫款可不是救济金,虽然利息很低,可五年之后就要归
还。于是没牛的想要牛,得到牛的又嫌价钱太高,要把牛退了。琴歌是本地人,来
上访的农民有不少人是她的亲戚和乡亲,她仅仅在这里随便问了问,一切便都弄明
白了。

    琴歌很生气,也很失望。她要去找老局长,不料老局长却来找她了。老局长还
带着电视台的几个记者,他说:“你哥哥为咱县立了大功,今天我来给你们拍个专
题片,为你们宣传宣传。”那几个记者立马行动起来,先设计了一组镜头,让哥哥
和村民们按他们的要求去行动,就连说什么话也要按他们的事先写好的提纲去说,
不能有半句差错。琴歌问:“你们是拍新闻片,还是拍电视剧?”老局长忙把琴歌
拉到屋里说:“这片子是向市里汇报用的,不把第一笔扶贫款用好,第二笔款就不
好到位了。”琴歌问:“咱县到底买来多少奶牛扶持困难户?”老局长说:“两千
头呀!这是市里定下来的数,先购买第一批,到明年第二批扶贫款来了再购买第二
批,总目标是三至五年发展到一万头。”琴歌说:“我听说总共才买来500 多头。
是别人糊弄你,还是你糊弄我?要是刘局长问起这事,我怎么说?”老局长一听就
知道琴歌这次回来刘局长交给她有任务。他不能再对琴歌说瞎话了。他说:“这事
我也很生气呀!那笔款到了县里截留了二百万,下岗工人生活补助费没有落实,领
导怕闹事,说是暂挪用一下,明年就补上。我从财政上拿不出这些钱,也只好同意
了。至于乡里是怎么安排的,我就说不清了。”哥哥走来说:“俺乡也挪用了几十
万,还了盖教学楼的欠款。”老局长一听也生了气,他说:“胡闹,胡闹!真有这
事吗?”这时村民围了过来作证说:“那座教学楼盖了三年了,因为钱不到位,盖
盖停停,停停盖盖,一座小楼花了百十万,不知那钱都弄哪去了!”老局长把乡长
大骂了一通,最后又劝琴歌说:“你看我对你们大槐树村够照顾的吧?你哥要在村
里发展200 头奶牛,这第一批就全落实了。你们不要生气,要跟我配合好。等这电
视片拍出来,我到市里去汇报。第二笔款拨下来,我再发展一批养牛户,再扩建奶
制品厂。咱都是老河县的人,胳膊弯可不能往外拐啊!”村民们说:“明白了,明
白了!”老局长说:“听明白了那就听从电视台的安排,把这片子拍好!”

    春节过后,琴歌回到市里。刘局长看了老河县送来的电视片子问琴歌:“那到
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琴歌说:“电视录像,还能会假?”刘局长说:“电视片子
电视骗子,电视更会骗人嘛!他们把养奶牛夸成一朵花。他们越说得好,我越怀疑
这里面有假。”刘局长又一次把目光直视着琴歌问:“你说说,到底是真是假!”
琴歌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刘局长,我实在对不起你,我回到家里,正好我娘
的病又犯了,我一直没有出门,连亲戚家也没有去走走。”刘局长说:“你家就在
古河乡,你就是不去专门调查也会听到群众的反映嘛!”琴歌好像被逼到绝路,她
不由哭了。王颖说:“你不要逼琴歌嘛!她老家就在老河县,就是假的,她敢说吗!”
刘局长瞪了琴歌一眼说:“这点勇气都没有?身边的人也不敢给我说真话。”王颖
说:“琴歌说是假的,你能当成根据吗?你要想了解真实情况,就来个微服私访,
亲自到乡下看一看,不就成了!”刘局长说:“好,明天我就去看一看!”

    琴歌睡下仔细想想,刘局长亲自到老河县去调查,这么重要的情况我要不向老
局长通报一下,要是扶贫的事黄了,我的工作还能保住吗?她想了又想,还是悄悄
给老局长打了个电话。老局长立马向琴歌交待说:“你千万不要让刘局长一个人去,
你要想法说服他,亲自给他带路,先看你们大槐树村,然后再到王庄,看了王庄再
到赵楼!”老局长安排了具体路线,仍不放心,最后又强调说:“这个路线不能变。
到时候我来应付。”琴歌没想到这么一来,自己又成了老局长安插的特工了!

    老河县位于本市最东部,是一个最偏僻的地方。刘局长来到古河乡,人生地不
熟的,自然要让琴歌带路。但琴歌仍担心,怕刘局长这次微服私访把老局长的骗术
戳穿。最后没想到事情竟这么顺利,刘局长看了一个村又一个村,展现在他们面前
的都是一片莺歌燕舞。琴歌不知老局长是怎么导演的,那500 头牛怎么变幻得像有
千军万马似的,他们所看的每一个村家家户户都有一两头奶牛。刘局长也很高兴,
主动找到老局长说:“好啊,你工作抓得很实在啊!”老局长却像根本不知道刘局
长来私访似的,还抱怨他说:“你这当领导的不是对我搞突然袭击吗?我啥都没准
备,你到底看到些啥?有哪些问题你对我说说,我一定认真处理!”他还抱怨琴歌
说:“你这闺女真是的,刘局长来了,也不跟我打个招呼!”琴歌听了,直觉得好
笑,当领导的从哪里学来的这本事,瞪着两眼却会说瞎话?但她不能把真实情况说
出来,她对老局长说:“刘局长既然是微服私访,我哪敢走漏风声?要是你知道了,
刘局长还能看到真实情况吗?”老局长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你离开家乡才几天,
就跟刘局长穿一条连裆裤了!”这话刚出口又觉不妥,忙用一阵大笑掩饰说:“你
这也是为了帮助刘局长搞好工作嘛,可以原谅,可以原谅!”

    第二笔扶贫款很快到位了,有更多的农户买到了奶牛,新的乳品厂也开始动工
了。琴歌这时才理解老局长的一片苦心,她对自己担负的特殊工作更满意更认真,
同时也更安心了……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陈广义《午夜的心情》    下一篇 杨树洁《听说你结婚了》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